“融媒體”時代新聞工作的一些思考

李順亮

2016年9月8日

記得去年來過市國稅局做過一次講座,所以這次接到任務的時候,一直覺得有些勉為其難。感覺不知說什么好,如果重復說過去的那些話,又怕對不起大家。大家的時間都是寶貴的,浪費大家的時間肯定不好。畢竟一個下午的時間,總得讓大家有一丁點兒的收獲,我回去也才能心安理得。

我想了想,覺得還是結合這些年來的媒體發展趨勢,把自己對于新媒體時代的一些思考,和大家進行分享,比較有意義一些。

“自媒體”沖擊

“自媒體”大家都知道了,就是每一個人都是記者,每一臺電腦、每一部手機都是媒體。這些年來,時代風云變幻,不僅國家進入了大變革的時代,而且媒體也在飛速發展變化,可以說從廣度到深度上都是滄桑巨變,不僅是數量上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而且質量上也不可同日而語。

數量上巨大的變化,體現在一方面紙媒的數量迅速減少,另一方面自媒體卻爆炸式膨脹。紙媒一家接一家倒下,隔三差五我們都能聽到這家休刊、那家整合。當然,和社會大眾普遍的觀點不同,我以為這種紙媒弱勢還得一分為二來看。倒下去的,其實都是晚報或者都市報,這在另一方面反襯出黨報力量的強大。也就是說,晚報或者都市報這些弱勢媒體退出市場之后,黨報的市場空間越來越大,甚至在某一個地方某一個領域變成了一家獨大。這些退出的市場空間,不僅是廣告市場,更重要的是輿論陣地,黨報一下子還填補不過來。于是,我們發現自媒體來了,全民記者來自我滿足日常生活對于新聞的需求。

質量上不可同日而語,其實說的是新聞采寫質量上的大滑坡。紙媒的監管是非常嚴格的。省里前一段曾經對三明日報僅僅是一天的報紙做過一次質量考評,提交給我們的閱評報告讓我們自己都嚇了一跳。不規范、有差錯的地方,不是一兩處,一挑就是一大堆,剛剛說了才僅僅一天的報紙,就這么多。換句話說,也就是經不起推敲,更不用說審查了。為什么會這樣,原因也很簡單,就是受自媒體發展的沖擊,我們記者的用語習慣,行文規范,也在不經意間改變了,帶有很深的網絡QQ聊天式的痕跡。媒體的這種文字上的異化,對于文化傳統的堅守,其實是不利的。

8月中下旬,我休了一回長假,去大西北走了一次絲路之旅。在感受大漠風情、飛天迷人、秦風漢韻、大唐風流的同時,也特別留意了一下各地的紙媒。這里挑西安的幾家紙媒給大家說一說,主要說的是他們對于一場大雨的新聞操作。《三秦都市報》8月25日的頭版頭條,主題:“盼了N久的這場雨下吧下吧”,副題:“預報說今明全省有小到中雨局地暴雨”。《西安晚報》當天的3版頭條,肩題:“三伏”最后一天 我市終于迎來“降溫雨”,主題:“今明人工增雨 趕走干旱高溫”。《西安日報》當天的4版頂上,肩題:“市氣象臺發布強降水降溫消息”,主題:“今明人工增雨 氣溫下降6℃”。《陜西日報》當天的2版中部,標題:“今明兩天我省進行人工增雨”。我把這些一擺,大家一聽就清楚了,《三秦都市報》的標題完勝,太吸引人了。但這樣的新聞操作,其實不是紙媒原有的,甚至也不是晚報或者都市報原有的,而是從網絡異化出來的自媒體時代的鮮明語言網絡。

“自媒體”時代,可以說給紙媒,包括所有的傳統意義上的新聞媒體,帶來了全新挑戰。這種挑戰,甚至沒有局限,沒有底線。我們有的老總說,報紙辦不下去了;我們有的記者說,稿子不懂得寫了。報紙辦不下去,是因為報紙的發行尤其是廣告,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困難。黨報發行還好,一紙文件,一次扣款,安如泰山,但是躺在組織身上睡懶覺已經行不通了,我們報社上至領導、下至員工,一到報紙發行季節都出動了。有時,也跑去騷擾各位了,當然也請大家多理解多支持。各家報紙更困難的,其實是廣告這一塊的快速下滑。一方面是,經濟下行帶來的廣告資源萎縮;另一方面是,國家政策帶來的廣告發布收緊;更重要的一面是,“自媒體”時代客戶廣告投放方式的變化。舉一個例子,福建日報社的梁總前兩年曾經到我們報社開過講座,他說一年的廣告經營收入就萎縮了三分之一,這三年下去還得了。我估計他說得是福建日報集團的問題。因為,福建日報母報的收入還是相對穩定了,我的學弟告訴我,一年有2個億的量。但她的子報海峽都市報這些年日子很難過,從以前給母報上繳幾千萬元,到現在反要母報貼補家用。這要是一貼補,可就是無底洞了,長期不是辦法,畢竟報社不是財政。

稿子不懂得寫了,是因為記者在時代語言和傳統文字之間,變得格外糾結。遣詞造句,是用“自媒體”的,還是用原有的那一套?我們的老記者還好,習慣了舊式的那些東西,受網絡的毒害畢竟不深,抵抗力本身也比較強些。我們的新記者就遭殃了,他們熟悉那些語境,本身就是在那一套不倫不類的火星語中成長的。最大的影響,其實還是寫稿,我們的新記者全是用拼音輸入法,再加上在網絡及其更近的手機時代,沒當記者之時全是亂寫亂拼一氣。現在好了,一則短短的消息,有時差錯我都不好意思幫他數。報紙白紙黑字,你說怎么辦?吃虧的還是自己。各位是搞辦公室的,我也建議大家趕緊去學五筆輸入法,給領導大罵一次可不是鬧著玩的。今年,我有一次受不了了,暴發了一次。編輯把報紙大樣給了我,一個個圈在那里,你說我當記者部主任的人會不會坐得住?要不要罵人?我的幾位女記者,在記者部例會上被我不點名地一個個一處處說了過去,當場幾個就呆在那里,事后大哭了一場。有所觸動也是好事,辦報紙不是兒戲,搞辦公室的更是如此。

“融媒體”發展

“融媒體”是充分利用媒介載體,把廣播、電視、報紙等既有共同點,又存在互補性的不同媒體,在人力、內容、宣傳等方面進行全面整合,實現“資源通融、內容兼融、宣傳互融、利益共融”的新型媒體。

“融媒體”時代,其實是自媒體時代的發展,我們的全民記者一回頭,發現主流媒體跟上來了,使用的手段就是“融媒體”。現在,原來意義上的紙媒,實際上已經基本適應了新的發展變化。拿三明日報社來說,也早已不是一張三明日報打天下,而是一個全方位出擊、多手段共用的新媒體。除了三明日報,我們還有網絡時代的三明網、手機報,前兩年又兼并了今日三明網,后來又有了新浪三明日報微博,現在又有了手機時代的微媒體,如三明日報官微、聚焦三明微信。最近,聽說又推出了自己的客戶端。但是,如果僅僅是這樣,那還是低層次的。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高水平的,那就是“融媒體”的中央廚房。

“融媒體”的中央廚房有多花錢,想來大家一聽就知道了。三明日報社可以說花不起這個錢。福建日報社的中央廚房,據我所知,已經開始試運行了,投入的錢是以億來計算的。由此可知,中央級媒體比如人民日報社的中央廚房,那整個投入有多大。聽說,省宣發了個文,反正福建各縣都要進入福建日報社的這個系統,也就是福建日報社的終端在福建各地落地,所有縣里的各種消息可以即時進入中央廚房。這對三明日報的沖擊,在我想來,也是顯而易見的。人家立馬就給你把消息以各種形式在各種平臺全方位發布了,我們怎么辦?可是,我們各地的地市報社包括三明日報社,又沒有被整合進福建日報社的這個大系統。當然,各地的地市報社其實也不愿意了。

剛才說了,“融媒體”的中央廚房可以把消息以各種形式在各種平臺全方位發布。換句話說,就是傳統媒體融合發展,是通過“中央廚房”,進行采編流程再造,實現生產方式的變革。我們三明日報社本來采用的就是采編分開的機制,就是所有記者都在記者部,而編輯散在要聞、專副刊等各個部里。這在以前是比較先進的,比其他報社采用最早的采編合一機制要好。現在“融媒體”的中央廚房,第一次把編輯這一個環節完全整合了起來。也就是在編輯這道環節,把所有的各個平臺的編輯,不管是紙媒的,還是網絡的,還有微信的,通通集中到了中央廚房里,各自拿著記者在一線發回來的稿件,加上云數據大計算支撐的新聞背景資料搜索,在后方做出編輯自己想要、符合各自受眾味口的菜肴。

去年兩會期間,人民日報首推“中央廚房”全媒體生產平臺,成為新聞業界的焦點。不管是叫做“中央廚房”,還是叫做“全媒體中心”或者“中央編輯部”,它的出現對于新聞行業發展來說,意義都是劃時代的,傳統的原有的新聞生產線被徹底拋棄。記者在這個時候發現,自己的地位好像是最尷尬的,有點成了要到一線去的報料員。你采寫出來的新聞,就像報回來的料,人家后面在云端之上,給你千變萬化出各種你自己都認不出來的新聞來。編輯倒是還好,仗著計算機的威力,和網管以及程序員的配合,變得跟千手觀音一樣厲害,成了可以最后寫各種稿件的真正意義上的記者。

這個變局,有點像你們從金稅工程到營改增的變局一樣巨大。我小的時候,基層的稅務所都是和銀行尤其是信用社在一起的,一個灶臺吃飯。基層的稅務所人手非常少,我都幫稅務的同志收過屠宰稅。這個稅種早都不知哪里去了。國家發展和進步,可以從稅改之上看出來。從金稅工程到營改增,我們也會發現,好像稅收越來越剛性,越來越沒有回旋操作的空間,換句話說,也就是收稅不是問題了,收多少也不是問題了。其實,一個有成熟稅收體系的國家就是這樣,每個公民都有一個結算賬戶,想逃稅不可能的。我們國家之所以這方面亂,根子其實是在金融體系的混亂上面。最近,我們單位的網管,也是一個編輯記者,差一點就在建行的網銀上中招。他發出來的大作,在全國引起了轟動。其實,他已經手下留情了,那哪里是銀行的漏洞,實在就是銀行給用戶埋下的坑。漏洞是要黑客發現的,而銀行的那個坑,多少用戶已經上當受騙,銀行早就知道,就是不改。就像通信企業一樣,和第三方合作是一個巨大的利益鏈條,你自己愿意改嗎?百度一個季度來自醫療的搜索廣告收入是20億,一個驚人的蛋糕。你說,哪一個人會愿意自廢武功呢?

紙媒的困局,恰恰也是在這里。紙媒的醫療廣告,國家早就不讓干了。反正,國家對紙媒各種嚴管嚴控,但是對網媒,原來國家各種寬松,無人監管,后來搞了個道德評議會一類的東西,讓網媒自律,直到后來發現不行壞事了,才逐漸收緊。手機平臺,也是這樣,各種直播,亂象多多。渾水才有魚可摸。而紙媒的困難,恰恰在于市場太過于成熟,基本上是一池清水。我們說,文化是一座城市的靈魂。如果一座城市沒有一張報紙,那這座城市會怎樣,大家可想而知。三明日報這張報紙,其實是三明文化的一面旗幟,也是一個整合各方才子的一個平臺。這張報紙,不僅培養出了一些記者,而且培養出了一些文人,這方面那方面的家。拿國稅局來說好了,國稅集聚了大量的人才,其中有些就是我們報紙忠實的擁躉,是給我們投過稿的作者。比如,寫出《屏山內洋:藏在云彩下的村莊》這個作品的作者,我上次講座時曾說過,這個作品歷史與現實交融,一個家族、一處村落、一種文化,在其中展現的淋漓盡致。我看了兩個字:佩服。和我們報紙打過交道的國稅才子,除了作家之外,還有攝影家、書畫家等等,總之不少。同樣,一個城市如果沒有一個像樣的書店,這個城市可以說不是城市。我剛回三明的時候,就很痛苦,那時沒有網絡,這里簡直是文化的沙漠。所以,我是希望我們的財政,我們的稅收,對于報紙,對于書店這一類的純文化的供給者,不僅給予免稅,還要給予支持。

深圳報業集團,最近傳來一個好消息,深圳特區每年補助1個億,支持報業發展。三明是沒有這個可能的,所以一個地方沒有發展,文化的活力就會隨之枯竭。我知道有位國稅的同志,曾經把南平、三明、龍巖的產業情況作了對比,寫得是我看過的分析三明產業情況最好的文章。國稅人懂經濟,會思考,而且思考得深,不得了。深圳特區每年補助1個億,我猜想過去應該就是為了給深圳報業集團做中央廚房用的。當年,深圳報業集團的總經理曾經是三明的尤溪人,是我的清溪老鄉兼大學同系的學長。他先是分配到了光明日報,后來跑到了深圳。那個時候,深圳報業集團牛得很,有的是錢,現在居然也落到了要補貼的地步。還好,這個家伙有先見之明,去了深圳廣電集團當董事長去了。當然,另一個方面,也說明云時代的云,那是個燒錢的云,錢燒了還不一定看得到一點云彩。

中央廚房的工作流程,人民日報社概括為“一次采集,多種生成,多元傳播”。在采集階段,整個集團可以資源共享、協同作業,使新聞素材等資源的價值得到最大化利用。在編輯階段,根據不同媒體的特點和需求生成多種不同的產品。但是,他們也指出,“中央廚房”并不是要由一個編輯部來包攬集團內所有“新聞成品”的生產,“廚房”分發的可能是“半成品”,不同的媒體可以根據自身需求進行再加工。“中央廚房”的職能主要是加強整合協調,并為資源共享和協同作業提供一個有效平臺,在運行過程中,應避免千篇一律和同質化,保持不同媒體的個性和特色。不過,我覺得這是一廂情愿,事實已經是大包大攬了。因為中央廚房里頭,必然有一個最高級別的人,比如一個報社的總編輯在那里坐鎮,哪里還有別人說話的份。

拿我們三明日報沒有經過中央廚房出來的融媒體來說,已經有些讓人眼花繚亂了。舉個例子來說好了,比如,這兩天三明到武漢、北京航線開通的新聞操作,就各個平臺大不一樣。報紙頭版的報屁股發了一條消息:三明沙縣機場開辟“北京-武漢-三明”往返新航線。三明日報微信是做第2條:確定了!三明機場即將新增2條航線,可到武漢、北京、深圳。而聚焦三明微信是做頭條:9月12日開通三明-武漢-北京航線,9月13日預計開通三明-深圳航線!三明沙縣機場開通新航線的權威消息在這里!兩個微信都圖文并茂,比報紙好看不少,信息的傳播速度也更加快速,都是第一時間發到了受眾的手機里。當然,你不訂閱,他也沒折,不管是微信公眾號,還是新聞客戶端,都是這樣。所以福建日報社今年前一段時間,新推出新福建新聞客戶端之后,報社的每一位員工都有推廣的任務數量。搞不好,以后三明日報社也會要求我這樣,到時還請大家多多支持,先行謝過,呵呵。

記者的挑戰

接下來的時間,想和大家分享的正是,從”自媒體“時代到”融媒體“發展,在這種全新的新聞生產格局的挑戰之下,我們記者應對的一些辦法和思考。其實,這些也是包括在座的各位拿筆作文的人,所不得不面對的。當然,我的思考并不一定對,只是想誠實地端出來,交給大家自己去選擇和判斷。

第一是對新聞的判斷力要求不會變。一條新聞的價值如何,這樣的判斷力是記者的基本功,不可能是哪一個新聞時代或者是哪一個平臺能夠隨意改變的。上次,我來這里講過,三明的經濟就是這種狀況,經濟的壓力會向所有有關的部門傳導,不僅報社有壓力,國稅也有壓力。因為常年混在市主要領導的身邊,所以我知道稅收的數字太重要了。GDP的數字,我一般不看,但稅收的數字我一定看。社會上真正知道厲害的人,對稅務的一些東西是非常關心的。三明的日子從什么時候不好過,嚴格說來,從上個世紀90年代分稅制開始。社會的關注點,其實,就是我們的新聞點。但是,現實的情況卻是,報社的記者不太愛與稅務部門打交道,不太愿意采寫這方面的稿件。這是很奇怪的現象。分析起來,根源還是在于對經濟不通。要來寫,寫什么呢,往往會犯難。

而我們國稅的同志,是懂行的,但不知道結合點,其實就是缺少這方面的新聞判斷力。這個數字敢不敢報,那個事情社會關不關注,你們不知道。還是講上次說過的那個作品,因為比較有代表性。這篇作品發表在2015年1月1日《三明日報》上。

榮譽送上門 優惠迎進門
我市評出A級納稅人218戶

本報訊 “我們2014年又被評為納稅信用A級企業,出口退(免)稅非常便捷,企業資金周轉更快了。”上月16日,尤溪縣紅樹林木業有限公司董事長謝紹棋高興地說,“年底正是企業產銷旺季,企業納稅貢獻受到稅務部門肯定還能享受到優惠政策,真好。”

納稅信用等級評定工作每兩年定期開展一次,分為A、B、C、D四級,由國、地稅部門輪流負責,去年是第六次評定。與往年不同的是,去年統一使用了省國稅局推行的評定系統,采用系統評定和人工評定相結合的方式進行評定工作。全市國稅系統管征的13431戶納稅人參加了本次納稅信用等級評定,經過4個月的評定,國、地稅聯合評出共管戶A級納稅人218戶。

評定結果出來后,稅務部門一改往年開會頒獎的形式,主動上門為納稅信用A級企業送榮譽,了解企業生產發展情況,為企業服務。紅樹林木業公司主要生產木制復合裝飾材料、指接板等,產品全部出口,主要銷往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家和地區,年可創匯1600萬美元以上。不久前,尤溪國稅部門把納稅信用A級企業的牌匾、證書送到了公司負責人謝紹棋手上,感謝企業為納稅作出的貢獻。

據了解,“納稅信用A級單位”享有多項鼓勵政策:在符合出口貨物退(免)稅規定的前提下,簡化出口退(免)稅申報手續;除專項、專案檢查以及金稅協查外,兩年內可以免除稅務檢查;對稅務登記證驗證、各項稅收年檢等采取即時辦理辦法,主管稅務機關收到納稅人相關資料后,當場為其辦理相關手續;放寬發票領購限量等。

紅樹林木業公司自2010年起,已經連續兩屆被授予“納稅信用A級單位”。去年公司前三季度已完成工業產值6600多萬元,出口交貨值1100多萬美元,上交各項稅費330多萬元。作為一家出口型生產企業,謝紹棋介紹說,簡化出口退(免)稅申報手續這條優惠政策對企業幫助最大。

(葉明華 林振新)

這不僅是國稅的事,而且是全市的事,是一種經濟的導向、政策的導向。但這樣的事,往往我們國稅人來寫的時候,就真的如主標題一樣,簡簡單單報一個“我市評出A級納稅人218戶”。這的確是新聞,但好新聞如炒菜,還得加些佐料。真正的新聞點,在哪里呢,在肩題“榮譽送上門優惠迎進門”上。這就是對一個新聞的處理,是巧妙的茶中有味,還是如白開水一般直白。記者的判斷不同,處理稿件的新聞點也不同。同樣,編輯的判斷不同,也會對稿件的處理不同。

我們常說讀書讀皮、看報看題。很顯然,大家都知道對于一篇文章來說,標題是最重要的。文章的標題能不能吸引人,決定了你的文章是被人一掃而過,還是被人一飽眼福。新聞作品的標題制作,其實往往是新聞判斷力的直接結果。上面這篇作品的標題,既寫實:我市評出A級納稅人218戶,又務虛:榮譽送上門優惠迎進門,把國稅辦的評定A級納稅人的好事和真情服務稅企的精神,相對完美地結合在一起。當然,標題制作很難,難就難在這里,既要提煉,又要升華。

我們怎么加強自己的新聞判斷力呢?我們記者部有一個例會制度,是記者互相學習、溝通、碰撞的一個平臺。你們沒有這個條件其實沒有關系,我們可以對一個重大事件的新聞報道,進行橫向的比較,在網絡和手機時代,這非常容易做到了。比如,這一次的G20,我們可以看看除了新華社發出來的通稿之外,各家乃至世界各媒體是如何報道的。哪怕是新華社的通稿,不同的媒體在使用之時,有何不同的特點。這些,都是我們教給我們記者的基本功之一。我們報紙有一個閱覽室,我們這一代,就是在那里比較著各家報紙的同與不同之中成長的。現在,沒有必要去閱覽室了,但是方法還是一樣的。

還有一個方法,好像也曾經與大家分享過。那就是盯住一家媒體來每天看報,分析加點評新聞。當年,文人之中尤其是搞辦公室的,剪貼報紙的不少。網絡和手機時代,收藏到電腦或手機之中,也是一種好辦法。你有收藏,其實你就加上了你自己的分析判斷,畢竟一個人不可能什么文章都收藏。還有人更絕,專門盯住某一位記者的文章,來分析和判斷。外面的,我不敢說,至少三明日報社內部,是有個別人專門盯住我文章看的。想起來,我都覺得很恐怖,而不是有些人想象的那樣會覺得很幸福。有人盯住,如履薄冰啊,搞得你不得不去推敲。有時候,我翻看到自己剛進報社時的一些報道,會大吃一驚,那時的文章才是靈氣十足,雖然稚嫩了點。

說這些的意思,其實是想告訴大家,稚嫩不可怕,可怕的是丟掉了靈氣。做辦公室的,有時比我們還辛苦,尤其是現在的辦公室,因為領導文化水平相當都較高,你們寫作行文的自由度變得越來越小。

第二是對新聞的真實性要求不會變。這就需要我們記者,包括辦公室的同志,都要真正深入一線去了解真實的情況,而不是坐在辦公室簡單化地處理文章。舉一個最近我們三明日報推出來的重大典型好了。沙縣農科所的黃秀泉,全省優秀共產黨員,我參與了這個典型的報道,做了系列報道的第一篇,同時配了一條評論。我去了一線,也親耳聽到黃秀泉夫婦二人都說,黃秀泉沒有孩子。我還親口問了黃秀泉這件事,因為我看了此前的一些新聞報道,大意是說他把種子當作自己的孩子如何如何。結果,我成文之后,有一個大領導看了,對此提出了質疑,問他的戶口本里到底有沒有孩子?嚇了我一跳,這我還真不知道,我沒查過人家的戶口本。戶口本里究竟有沒有,當然是重要的,因為如果有,就是法律意義上他是有孩子的。我們不能保證黃秀泉夫婦為了某方面目的,會去做這方面的文章。因為女方原來在貴州是有孩子的,只是后來孩子參軍去了。會不會為了轉業安置做這個事,我當然不敢保證。你看,有時候,真實是法律意義上的。所以,我們搞文字的人,不得不多留幾個心眼。

再回過頭來說三明機場航線開拓的事吧。有一些不成氣的媒體,好幾次炒作的沸沸揚揚,說三明機場又要開通哪里到哪里。然后,我們三明日報的記者,就不得不專干辟謠的活了。辟謠次數多了,可能變成有一些習慣性思維在作怪,反正大意就是說,這種事要三明機場經過如何如何,才真的能算數。這位記者后來被我叫來說了一通,我叫他也要和三明機場的人說一聲,不管人家是真是假,不管你真的是有權力想讓人家開就開,不想讓人家開就開不了,你話也不能那樣說啊。好像老子才是天下第一,想要從此過,就得聽我的。我要不讓過,一只烏鴉都飛不過去。這種心態尤其是這種講法要不得,會得罪航空公司的,也會讓廣大市民看不爽的,典型的機關作風嗎!我說,難道不能換一種說法:是,的確航空公司有這樣的想法,也已經向民航部門報批了航線,我們機場也正在積極促成,具體會有什么結果還須等待。被我說過一次之后,我看三明機場的同志也聽進去了,這次學乖了,對三明深圳航線的回復,就比較有機巧。對深圳市三明商會秘書處的信息,沙縣機場工作人員他們表示,”有這方面的消息,但是目前還在洽談中,我們還沒有接到正式的通知,具體要等到周一開完會,周二就能確定了。“我說這些,想告訴大家的是,你是真實的沒錯,但人家也不是空穴來風,這時既要說清真正的事實,又不去輕意地否定別人的事實,這樣會讓你贏得更多的尊重。因為你一辟謠,人家的真實,就被你打成了虛假。如果的確是虛假的,也就罷了。人家信息也是有出處的,那對人家的傷害就很大。得罪一家航空公司,也許得罪的就是整個民航界,畢竟人家行內是一家親。至少記者,尤其黨報的記者是如此。所以,有時我們會看到一個記者被欺負的新聞,全國記者會蜂擁而上的局面。

我講過,記者的專長在哪里呢?就在于記者會采訪,會深入生活進行深入采訪,深入采訪那些有新聞價值的東西。采寫新聞是記者的天職,采訪是當一名記者的基本功。真實性,永遠是新聞的第一性。不真實的新聞,永遠是立不住腳的。而真實性,恰恰是網絡或者手機時代,那些自媒體的硬傷。主流媒體一辟謠,他們就沒了聲音。但過一段時間,又會有新的謠言鵲起。這是為什么呢?這是因為主流媒體,現在變成了弱勢媒體。我相信你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但我就不愛看。正如這一次郭德綱和曹云金鬧糾紛,新聞滿天飛。有的個別網友就跟貼說,反正我就喜歡郭德綱,因此他就是對的。現在的人,有時是無法用對錯或者公理來說服的,感覺真是有些瘋狂、沒有自己腦袋的一代,粉到死的那種。這樣的人,其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人。

在互聯網特別是手機的沖擊下,有的人說新聞已死,其實新聞肯定死不了,只是有的新聞單位會死,傳統媒體尤其是黨報會有轉型的陣痛。新聞不死,是因為畢竟大家不會長期愛聽假的東西,即使娛樂也是一時的,天天娛樂不得累死。我也曾講過,隨著時間的推移,新媒體的普及,已經改變了生活。這種對于自媒體假新聞的縱容,不可能長久。不真實的東西不叫新聞,叫作故事,你愛怎么說就怎么說,愛怎么編就怎么編。具體到國稅,任何國家涉稅的事情,都是老百姓最關心的。你們一報什么就會不得了,天下為之震動。這樣的權威部門,哪怕是報一個過時的、無聊的真新聞,都會被千夫所指。

第三是對新聞的引導法原則不會變。熱點新聞冷處理,負面新聞快處理等等之類。人們說涉外無小事,我說過涉稅無小事。在報涉稅這方面新聞時,要慎之又慎。當然,慎是讓大家管好自己的筆,而不是不讓大家報。我提醒過大家,要報新聞,就要把國稅的形象高高舉過頭頂。國稅的形象是什么?我以為是發展的形象,為民的形象,擔當的形象。

你們國稅有特殊性,報道國稅怎么服務地方發展,怎么一心為民,怎么勇于擔當都沒有錯,但是內部的材料與對外的新聞有別,面對千家萬戶的新聞,千萬不要光寫收了多少稅,老百姓不懂這些,他們本能地討厭稅。如果是你們行內自己的稅務報,你這樣報沒問題,但社會上的尤其是地方黨報,他不愛聽這些。說白了,他喜歡你說少收了多少稅,但你們又不能這樣說,畢竟要依法辦稅。所以我們要去具體分析,要去換個說法,比如,原來稅多收了,是因為地方抓經濟,抓出了效果。反正,話都是人說的。前些天,全國人大開常委會,分組審議《關于今年以來預算執行情況的報告》,財政部就吃了個大虧。《新京報》的標題是:”委員:中央營業稅收入怎么會完成預算的3049.5%?“委員說了:“我們想的是‘營改增’,營業稅應該是下降的,全國的營業稅是負增長的,結果中央(營業稅)一下子完成3049.5%,肯定有原因,但是沒有說明,我認為還是說明一下好”。你們看,涉稅的事,不說清楚,不說好看,是很怕的事。財政部吃虧,就是吃了不有意引導輿論的虧。不對報告事先做些新聞上的防范,這是我們國家政府部門的通病。等到事情報出來之后,你再想來引導,那就難了。

第一時間發出自己的聲音,永遠是引導輿論的重要原則。現在社會越來越開放,但是整個社會心態卻是越來越狹隘,人家會懷疑這懷疑那。就拿今年泰寧的自然災害來說吧。我們的新聞主管部門,是每天都開新聞發布會,把掌握的第一手情況,一五一十地向記者通報。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在第一時間引導輿論。結果也證明,這一次的新聞輿論引導是非常成功的。不管是主流媒體,還是網絡之上,反正我們看到的都是來自政府層面主動報出來的各種消息。而之后的福州閩清洪災,被新聞媒體剝皮式地翻了個底朝天,根源就在于沒有第一時間引導輿論,反正一問三不知,全國涌來的記者們跟無頭蒼蠅一樣亂鉆,那哪一個災區經得起這樣的新聞折騰呢。

還是那些話。說這些,無非想告訴大家,報新聞之時,要換到社會大眾的角度,來先審視自己的部門單位,審查自己的新聞。熱點新聞線索冷處理,就是一個好辦法,不能什么事都往外報。其實,我知道我們國稅底下也出了一些事,有些事一報就會在全國引起軒然大波。哪怕是國稅的家屬出了什么問題,都很容易被人把火引到攻擊國稅上。內外有別,防火墻怎么設置,是值得我們考慮的,這也是我們在座的同志要關心的。問題是,現在的社會又沒有不透風的墻,新聞熱點應急就變得越來越重要。去年永安在春節之前,有一個省屬企業出事了,窨井一類的老問題,三明出過多起了。這起是福建福維股份有限公司的硫化氫中毒事件。他們市里在新聞報道控制上,作了有效的引導,一是省屬企業,二是一人遇險,四人搶險出事。這就是技巧。

別把新聞看得那么高尚,你不去占有新聞這個陣地,不主動去宣傳自己的部門,那么你的部門單位形象從何談起?那么,究竟報什么好呢?就是上面所說的怎么改革發展,怎么一心為民,怎么勇于擔當等等諸如此類的東西。歸結到最后,就是為了自己的部門單位形象在做宣傳。不要說國稅行業,哪怕是大到中國,都有新聞宣傳的問題。國稅行業在國內新聞宣傳上是吃虧的,中國在國際輿論高地上是沒有一席之地的,根子都在于自我宣傳不夠,宣傳的技巧不夠巧,尤其是新聞報道的分量不夠重、深度不夠深、廣度不夠廣,不善于利用新聞這個好東西去樹立自己形象,去影響千家萬戶。

我們說,記者無傾向,但新聞有態度。關鍵就在于溝通,就在于引導。今天,我與大家溝通到這里,零零散散,講得不好的地方,還請大家包容。畢竟,我已經拿出真心,來對待這次講座了,昨晚我為此加班到了下半夜。當然,這一次,有關國稅的話題,講得比上次少了,這是不應該的,也是我要說抱歉的地方。好了,最后,真心歡迎以后我們還可以多溝通、多交流,謝謝大家。



| 關于絲路 | 絲路網史 | 版權聲明 | 法律顧問 | 聯系我們 |
Copyright ? 2004-2017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瀏覽器瀏覽

閩ICP備11005983號

快乐飞艇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