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30日點評《三明日報》

李順亮

一是3月25日五版的《沈在敏問牛》,小角度切入寫模范人物,這個手法值得借鑒。牛這個角度很小,但牛其實對于老百姓來說很大,尤其是在春耕時節。的確,在基層需要這樣的問牛人。

二是3月27日五版的《哎呀,貓頭鷹飛進幼兒園》。這則消息寫得好,文配圖,形象生動,寫出了孩子的天真活潑,一句話的導語“哎呀,是貓頭鷹!”一下子吸引了讀者的關注。這則消息也做了一次很好的科普,可惜的是沒有把“貓頭鷹”與“鸮”兩個動物的區別,在文中稍加說明。可我查了百度,明明說“鸮”這個鳥的俗稱就是“貓頭鷹”,到底怎么回事?

三是3月28一版刊發的《我市超額完成去年污染減排任務》。這篇消息能夠成為頭題,說明這個問題對于三明來說,太過于重要了。我想多說幾句,讓大家對這個問題看得更深一些,了解得更透一些。這樣說的目的,也就是讓大家以后寫這類消息,知道采寫的重點在哪里。
三明環境污染的嚴重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且這種污染主要集中在市區。污染物有水、氣、光等好幾種,在目前的階段,實際上只有水與氣兩種,真正引起大家廣泛關注,并且列入了官方治理污染的重點。通常官方主要控制的污染治理指標,化學需氧量和二氧化硫,就是針對水、氣兩種污染的。
對于三明,我們再分析進去,其實大家最關注的是氣污染的治理問題,換句話說二氧化硫的排放量大小,是三明人民最為關心的。二氧化硫我們吸進去,危害在哪里呢,我想大家都應該知道吧。大家都讀過書的,都知道它會腐蝕我們的呼吸道。因此,三明市區呼吸道有問題的人,毫不夸張地說是百分之百的,只不過是有的程度重一點,有的程度輕一些。
那么,市區二氧化硫的主要來源在哪里。當然主要的源頭在三鋼與三化,至于市區的小飲食店燒煤,簡直就可以忽略不記。現在三化已經被三鋼集團托管了,因此,可以簡單地說源頭在于三鋼集團。這幾年,三化的熱電廠實施了脫硫工程,三鋼的燒結機也做了煙氣脫硫,讓我們都受益了。這也是去年我市這項指標超額完成污染減排任務的關鍵。因此,我們以后采寫這種消息,不問問三鋼集團的情況,就是白寫了,寫了也不會有人相信。
去年有這樣的成就,另外一個關鍵,其實我前一段也和大家講過,就是受益于這場經濟危機,市區部分企業處于停產半停產狀態,高爐不冒或者少冒煙了。去年我們市區優良天氣的天數一下子比往年提高了很多天,也與此密切相關。當然,這種東西容易死灰復燃,企業一景氣,我們老百姓的日子就難過了。因此,三明這項工作是任重道遠的。
要根本解決這個問題,當然是三鋼與三化搬遷了。但在可以預見的未來,我們似乎是看不到的,不說也罷。首鋼的搬遷,現在搬遷到了河北的曹紀甸,我說那不是北京人民的勝利,而是作為首都的被逼無奈,搬遷的成本不用說,相當程度上是讓人難以承受的。三明這些年為什么要做企業的“退城入園”的工作,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在于大氣污染的治理。只可惜我們沒有權力叫三鋼搬遷,那是省屬企業,決定權在省里。而省里受福州、南平的影響,相對來說更為關注的是三明的水污染,這與我們三明的關注是有錯位的。
再簡單地說說水污染吧。三明的水染污主要是轄區內的化工企業造成的。當年的三農“死魚事件”,大家都應該還記憶猶新,就是那時我們認識了“COD”,這個化學需氧量指標。當然,三農認為自己是被冤枉的,上游的化工企業多的是,三化、永安智勝化工等等,憑什么就說是我三農排泄的COD超標造成的?實際上,當時就有一個意見,認為是上游的化工企業長期的過量排放,在河里慢慢地累積效應,最終導致了問題的瞬間暴發。因此,大家都是共犯。可是,這種事情出來后,三農下面的河段死魚最明顯,你不來承擔誰來承擔。
因此,我們寫水污染治理這個東西,與大氣污染的份量平起平坐,三明人民也不會滿意。

四是同一版的倒頭題《引進一個廠,明溪柑橘銷路暢》。這則消息寫得簡潔明快。好的東西我不作細評了,大家自己去看看附在消息后面的短評。
森美食品公司的泉州總部,我前幾年到過。明溪引進森美,也是在那次三明與泉州雙方山海協作對接的產物。此前,森美所用的柑桔,實際上已經是大量從三明弄過去的,可以說是三明柑桔支撐了森美。我們再大一點說,實際上泉州柑桔的品牌“永春蘆柑”,也是三明柑桔成就的。因此,這則消息,如果能把背景寫透一些,也許就會更有深度。
還有一個,寫新聞時,我們最好盡量避免一些口頭的、習慣的稱呼在里面。文中說,“據縣農業局教授級高級農藝師張誠介紹”,這里高級農藝師就是規范的職稱了,而“教授級”這三個字要不要其實無所謂。有這樣的東西,根子在于中國人很喜歡類比,愛講級別,沒辦法的事。當然,畝、斤之類的,我以前也會去改成國家規范的東西,可后來我的認識變了,個人以為還是用吧,畢竟中國用了幾千年的東西,你不用了老百姓反而看不懂了。我們所謂與國際接軌,往往是西化的讓人難以接受。

附一:

沈在敏問牛
王長達 黃春才 李杜鋒 文圖

核心閱讀
沈在敏,清流縣靈地鎮鄧家警務室民警,省首屆“我最喜愛的十大人民警察”之一。今年春節前夕,鄧家一帶四只耕牛因消化不良中毒,接連死亡。沈在敏立即找來獸醫,30多只牛及時救活。他還給農戶群發短信,使當地100多只耕牛及時打了疫苗,一場危機化解。靈地鎮毗鄰連城,耕牛時常被偷,他一面打擊盜牛犯罪,一面給當地100多只耕牛上“戶口”,化解了這件麻煩事。沈在敏從警21年,為民做了無數好事。問牛,僅是其中的一個故事……

“老沈,我家的4頭母牛前兩天又放上山了。”3月20日下午1時許,聽到鄧家村村民鄧維樟報告的好消息,清流縣靈地鎮鄧家警務室民警沈在敏笑了。
說起兩個月前老沈叫人救活自家老母牛的事,鄧維樟的臉漸漸紅起來。
牛病來襲:四天死了四頭牛
清流一帶鄉村有養母牛的傳統。每年春分時節起,鄧家村30多戶人家的耕牛就放養到十多里外的古洋村嶺背荒地里,農戶連戶看守,隔天換兩人上山看護。每年10月底,天氣轉冷,村民們就把牛牽下山圈養。下山的母牛大多懷著仔,現在牛值錢,一只小牛能賣到四五千元,因此,過冬母牛喂的都是稻草、地瓜、米糠等好料。可今年春節前夕,鄧家人突然遇到一場牛病危機。
當時,沈在敏正下村“大走訪”。鄧家村村民楊鳳招告訴他,鄧家有幾戶人家的牛不知什么原因,病的病,死的死。有些村民還在家中求神拜佛,就是不想請獸醫來治。
沈在敏立馬到農戶家查看。60多歲的鄧邦旗正在家里哭,他家的大黃牛倒在地上,大小便失禁,肚子脹得像皮球一樣。沈在敏立即打電話給靈地鎮獸醫站站長鄧永明。鄧站長趕來一看,情況嚴重,就說:來不及了。鄧邦旗說,大黃牛之前吃了一土箕爛地瓜。鄧永明分析,是牛吃了漚爛的飼料,毒素急性發作,伴發肺炎所致。原來,牛必須吃大量的青草,通過反芻來消化;冬季圈養時,大量喂食大豆、地瓜、米糠、稻草等淀粉類食物后,牛的胃就像人光吃餅干一樣,被糊住了,再喂了大量的水,就會猛脹起來。這種急性病很難治。
緊接著,村民裴德富、鄧昌樹家的牛也死了,一連三四天村里死了4只牛。沈在敏和鄧站長都很著急。沈在敏說,他1997年來到鄧家派出所時,那時老百姓很窮,田里缺水,一年只能種一季,家里平常只有一盤菜,前幾年,琴源水庫通往鄧家的水渠建成,田里有水了,村民除了種糧,還種煙,生活寬裕了,但耕牛還是人們一筆重要財產。要是病情失控,后果相當嚴重。
病牛掛瓶:30多頭牛保住了
1月21日,村民鄧維樟家的母牛病了。沈在敏知道,這只牛可是鄧維樟的“搖錢樹”,十多年前小鄧生了兒子,分了家,從岳父那里買了這只母牛,至今這只母牛已生了11只牛。這回下山時,母牛又懷了仔,鄧維樟每天用地瓜藤、地瓜絲、米糠早晚各喂一次。沒想到,牛突然不吃東西了,叫來村里的獸醫,也沒轍。鄧維樟找到沈在敏,打聽鎮里獸醫的電話。老沈立馬通知鄧永明站長趕來。
鄧永明見了病牛,心里也沒底。他說,這牛要么堅持治療,要么處理掉,免得損失更大。鄧維樟央求:“我對這頭牛是有感情的,您還是想辦法救救牛吧。”鄧永明開了藥方,連著三天,每天趕來給牛打二次“點滴”,最后一次鄧永明忙到了夜里9點多,才趕來給牛掛瓶,第二天,老母牛又開始進食了。
就這樣,鄧家這一帶3頭病情較為嚴重的牛和30余頭病情輕微的牛得到及時救治,恢復健康。
短信宣傳:100多頭耕牛打上疫苗
為何牛生了病,一些村民不去找獸醫呢?沈在敏深入村民家中,了解到村上有的老人聽到傳聞說“今年是牛年,牛魔王轉世,只要心誠燒香拜佛,家里的牛就會健康”,農戶信以為真,于是家家燒香,不去求醫。
不能讓迷信害人!老沈立即以警務室、獸醫站、村委會的名義,結合牛治愈的實例,編寫了一條手機短信:“廣大農戶:冬季是動物疫病的高發季節,請廣大農戶積極配合獸醫站做好動物免疫,特別是耕牛口蹄病的免疫;另外,牛在放牧時注意避免采食過量的腐爛地瓜,以免造成中毒死亡”。他打開警務室里的農信通(農村信息機),利用手機短信群發功能,給鄧家片區內200戶戶主的手機發去了短信。
沈在敏從警21年,一心為民,獲得過省首屆“我最喜愛的十大人民警察”之一、省先進工作者、三明市“十佳文明市民”、“十佳公仆”等榮譽,深受當地群眾信任。近年來,他利用農信通發出了200余條治安信息,使當地群眾受益匪淺。這回他發出的耕牛防病信息很快發揮了作用。鄧家片區內100多頭耕牛打上疫苗,之后沒有再發生牛生病的事件,所謂“牛魔王轉世”的傳言很快銷聲匿跡了。
牛常被盜、丟失,真煩人
鄧家警務室責任區有100多頭牛,整個靈地鎮有近400頭牛。靈地與連城交界,一些牛販子、盜牛賊盯上了這個牛鄉。每年都發生牛被盜案件。盜賊要么直接殺了牛,連皮都不要割走牛肉;要么牽著牛連夜走小路到連城去。有一年冬天田中村一只價值9000多元的母水牛被盜,沈在敏與同事們連夜追了5個多小時,第二天終于在永安羅坊截獲了大水牛。還有一回,沈在敏發現鄧家一戶人家多了一大一小兩只牛,他想起嵩溪所兩只牛被盜的協查通報,立即報告,已經裝上車的兩只被盜牛當夜被警方截獲。
靈地一帶的牛大多是雜色的,純色的極少。數百頭牛怎么能辨認呢?鄧永明說,每只牛都有各自的特征,如身上的魚鱗痣、黑痣,一般牛主人都清楚,只是普通人看不出來。因此,村民尋找失牛會順手牽“牛”,由此引發爭執甚至斗毆事件。
給牛上“戶口”,理清麻煩事
如何理清這煩人的牛事?沈在敏想出一個好辦法———給牛上“戶口”。
打開警務室的電腦,轄區內100多只耕牛與主人的合影歷歷在目。去年1月,沈在敏與民警陳卓專門為轄區內的耕牛做“落戶登記”。他們上門下田走訪登記,或者讓農戶牽牛到警務室拍照,牛的圖片、住所、年齡、身高、毛色、估價以及牛主情況統一匯總建檔,存入電腦。老沈還以自然村為單位繪制了耕牛放養分布圖和小偷盜竊耕牛后可能逃跑的路線圖,存入電腦,建檔管理。
沈在敏說,耕牛上了“戶口”,萬一丟失,尋找有了依據,遇到被盜,也可依照估價對盜賊進行相應的處罰。去年4月9日晚8時許,鄧家村村民鄧德昌在自家牛欄里發現一頭耕牛,一天過去了,還是沒有主人尋牛的消息。次日,沈在敏、陳卓正好入戶給耕牛上戶。老沈立即對這頭耕牛進行了拍照,記下特征,翻開耕牛檔案進行網上比對,終于找到了失主。
今年春節前,連城縣周邊一帶陸續發生耕牛被盜案件。
沈在敏結合上門走訪,指導村民加強對牛的看管。去年年底至今,他所在責任區內沒有發生一例耕牛被盜案件。
老沈說,鄧邦旗那只價值6000元的黑母牛后來處理了,老鄧又買了一只小黃牛。過些天就該給這只牛上“戶口”。

附二:

“哎呀,貓頭鷹飛進幼兒園”

這只鳥其實是“鸮”,昨日上午獲救被放歸自然
野生動物保護專家當場給小朋友們上課。

“哎呀,是貓頭鷹!”
昨日上午8點多,梅列區列西新星幼兒園中(二)班的小朋友們正在上課,忽然孩子們一陣驚呼———教室的窗口飛進一只貓頭鷹模樣的鳥。這只鳥在教室里撲騰著,小朋友們和老師一起驅趕,就是不出去。老師只好將鳥捉住,放進紙箱。
市野生動植物管理站的兩位工作人員聞訊趕來了。通過鑒定,這不是貓頭鷹,而是“鸮”,學名鷴鹠,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
幼兒園的園長當即請管理站的專業技術人員為小朋友現場上一堂保護野生動物的課程。
專家們告誡孩子們,遇到野生動物,不要自己去捉,野生動物不宜沾上人的氣息,那樣對野生動物放歸自然不利。有的小朋友喜歡動物,想自己喂養野生動物,但野生動物并不吃我們喂養的食物,無法融入人類的生存環境。他們還提醒小朋友,遇到野生動物,要及時告訴家長或老師來處理,或者報告110通知相關的專業部門來處理。有些動物是因為受傷或者其他原因,才會誤入人群集聚地。要通過專業人士處理傷口后,擇機放生大自然。
為何這只“鸮”進了教室,就飛不出去了呢?工作人員認為,這種鳥通常是夜間出動的,白天不善于飛行。
之后,管理站的同志將這只珍禽放生到麒麟山的密林中。
(本報記者 劉久平 實習生 王偉來 文/圖)

附三:

我市超額完成去年污染減排任務

本報訊3月20日,經國家環保部和省環保局核算確認,我市超額完成了2008年度省政府下達的二氧化硫和化學需氧量削減3%的年度減排目標。
市委、市政府把污染減排作為環保工作的重中之重,下發了2008年度主要污染物總量減排項目任務、減排計劃和工作意見,把年度減排任務分解下達到12個縣(市、區)政府和責任單位,落實到具體的結構調整和工程治理項目中;實行目標責任制,即定減排項目、定責任單位和責任人、定完成時限及污染物減排量、定要求、定期監測和考核,以確保減排目標如期完成。
我市環保部門去年多措并舉,關停能耗高、污染重、效益低的小企業和生產線,大力實施燃煤電廠脫硫工程,推進工業廢水深度治理和生活污水治理。在去年實施的89個減排項目中,34個結構調整關停項目已完成33個,關停了小水泥等落后小企業和生產工藝30家(條);21個二氧化硫工程減排項目已完成三鋼1#燒結機煙氣脫硫等14個項目;34個化學需氧量工程減排項目中,沙縣污水處理廠等31個項目建成并投入使用。
嚴格的減排責任制和減排項目的實施,促進我市減排工作取得新成效。全市去年削減二氧化硫7281.11噸,削減化學需氧量2548.617噸,扣除二氧化硫增量4690.85噸、化學需氧量2393噸后,分別比2007年凈削減2590.26噸和156噸,超額完成省政府年初下達的減排3%的目標任務,并完成了全年化學需氧量控制在4.66萬噸的中期考核目標。去年,三明市區空氣優良天數占總天數的92.9%,同比提高9.1個百分點,10個縣(市)環境空氣質量均達到或優于國家二級標準。
(巫瑞萬 熊敏楨)

附四:

引進一個廠,明溪柑橘銷路暢

本報訊 眼下,正當國內一些種植戶在為上年產的柑橘銷路發愁時,明溪縣雪峰鎮城東村果農李新榮,正在自家的果園里,安心地為柑橘除草施肥,期待今年又有好收成。
據縣農業局教授級高級農藝師張誠介紹,去年全國許多地方出現的柑橘賣難現象,在明溪縣不存在,一方面得益于縣農業部門大力推廣標準化生產栽培技術,提高了柑橘的品質和市場競爭力;另一方面,很大程度得益于縣里引進了三明森美食品有限公司。
三明森美食品公司是一家專業化大型果蔬濃縮汁加工生產企業,自2007年入駐明溪縣并投產以來,產銷兩旺;同時為當地果農解決了柑橘等水果的銷路問題。
近年來,明溪縣種植柑橘等水果的農戶不斷增多。截至去年底,全縣果樹種植面積近6萬畝,產量達3萬多噸。面對全縣水果產量增多的趨勢,明溪縣委、縣政府的決策者意識到,通過精深加工,做足延伸產業鏈條文章,避免增產不增收現象的發生。縣里通過多方努力引進三明森美食品公司落戶明溪十里埠工業園區。
依托明溪及周邊豐富的資源優勢,三明森美食品公司現已形成年產柑橘濃縮汁2000噸的規模,年可消耗柑橘2萬多噸。通過“公司+基地+農戶”的經營運作模式,森美食品公司與農戶簽訂訂單,實行保護價收購,直接帶動全縣1000多戶果農實現增收。
果農李新農是明溪縣的柑橘種植大戶,現有果園100多畝,去年產出5萬多公斤柑橘,大多賣給了森美公司。他說,縣里的許多果農和他一樣,與森美食品公司簽了訂單,根本不愁銷路問題。
據介紹,三明森美食品公司計劃再投資3000萬元,用三年時間完成擴建生產線任務,形成日加工200噸水果的生產能力。
(本報記者李遠明 本報明溪記者站傅黎明)
短評
出路在于延伸產業鏈
就在柑橘賣難現象在全國各地“此起彼伏”的時期,明溪縣廣大柑橘種植戶卻因為縣里引進了加工企業,所種的柑橘成了搶手貨。
解決農產品賣難,根本途徑就是要促進農產品生產、加工、運銷一體化。如番茄主產區新疆、柑橘盛產地浙江,都是因為有了眾多果品加工企業,才使當地由原產地大省成為首屈一指的產業化龍頭基地。明溪縣也因為引進了果汁加工生產企業,通過精深加工,延伸了產業鏈條,既提高了柑橘的附加值,又拓展了柑橘銷售渠道,讓果農真正從增產中實現增收。
可以預見,明溪縣引進柑橘加工企業,通過“公司+基地+農戶”的經營運作模式,不但可以解決當地和周邊果農柑橘難賣的問題,而且還能帶動柑橘產業的健康發展。



關于絲路絲路網史版權聲明法律顧問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4-2011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瀏覽器瀏覽

閩ICP備11005983號

快乐飞艇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