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的“想當然”

李順亮

2011年2月8日15:49

當記者不動腦筋,人家說什么,你就寫什么,這倒不會出什么事。但是,如果想當然,甚至自作聰明,就是很可怕的一件事。這樣的報道一出去,讓被采訪對象難受之后,也許很快會輪到自己難受。最近,有關重慶市長與房產稅的錯誤報道,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原來,在重慶市財稅工作會上,黃奇帆市長“講的是土地等級,可第二天第一財經日報上赫然一個標題‘黃奇帆說,重慶將以十個等級收房產稅’”。整個中國任何城市,建設部規定每個城市的地價有一級、二級到十二級,有級別類比。這個記者的想當然,的確是牛頭不對馬嘴,把完全不相干的兩個概念湊起來,弄得黃奇帆無地自容。

還好市長就是市長,總有機會解釋。在后來重慶舉行的開征個人房產稅新聞發布會上,針對第一財經日報對重慶房產稅政策的錯誤報道,黃奇帆進行了澄清。而這個澄清無疑重重打了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一巴掌。他說:“如果我說的任何一句有邏輯的話,不管是否正確,只要是我本人的原意,報上刊登了引發爭論,我沒有什么擔心,如果不是我原來的這個意思,寫成另外的意思,造成誤解和誤讀,還寫上黃奇帆的名字,我就要批評一下,今天正好碰到你。”

第一財經日報有這樣糊涂的記者,自然還會犯類似的錯誤,正好還是發生在報道黃奇帆上面。原來,那天在財稅工作會上,黃奇帆講到上個星期到臺北去,發現一件有些特別的事,臺北也在研究房產稅的事,而且研究的思路也是對豪宅收房產稅,就是我們說的高端商品房收房產稅的事。他們的思路和我們有點相同。于是,黃奇帆說了一句“英雄所見略同”。結果,不少報紙跟著第一財經日報的那篇有點“轉軌”的報道,報道成“黃奇帆說,重慶的房產稅方案將模仿臺灣”。

作記者如此想當然,或許深究進去,背后還有追求轟動的目的。但是這樣的版面追求爆炸性,自然免不了會走上虛假新聞的極端。于是,連重慶市長這樣的高官,也在這種新聞面前感到“無地自容”。這樣作新聞,實質是對新聞事業的一種極大傷害,不僅凸顯出我們記者群體在不斷地走向低俗化,而且會讓這些受過傷害的采訪對象,不愿再面對媒體。當采訪新聞越來越困難的時候,記者就越來越不好當了。以前,大家稱我們記者是“無冕之王”,是一種敬稱。現在,“記者是流氓”卻不時刺著我們記者的耳朵,這是對記者群體的最大污辱。我們在憤慨的同時,也得反省一下自己,的確我們的群體之中,有一些害群之馬。

對黃奇帆的這則澄清新聞,網易里有一個精彩的跟帖,且照錄如下:

黃市長,你這算好的了,別解釋了,越解釋,媒體越有新聞可發,不信問問郝海東。

1.郝海東剛抵達昆明,迎候在機場的記者向他發問:“請問你對本地的三陪小姐有什么看法?”

郝海東知道北京、大連都明文禁止三陪小姐的,所以反問:“這里居然還有三陪小姐嗎?”于是,第二天報紙頭條新聞的標題就是:千里迢迢,海東今日飛抵本地。心急火燎,脫口便問三陪小姐!

2.第二天又有記者采訪郝海東:“請問你對本地的三陪小姐有什么看法?”這次郝海東學乖了,回答說:“對不起,我對本地的三陪小姐不感興趣。”

轉天的報紙還是有的說:見多識廣,海東夜間娛樂要求高。不屑一顧,本地三陪小姐遭冷遇!

3.第三天記者居然還是就此發問:“請問你對本地的三陪小姐有什么看法?”郝海東回答得非常干脆:“我對三陪根本不感興趣!”

本以為這下可以天下太平了,沒想到報紙的標題更不像話:欲海無邊,海東三陪已難滿足。得寸進尺,四陪五陪才能過癮!

4.到第四天的時候,各媒體間郝海東與三陪的題材比比皆是,成為熱點。記者們都紛紛發問,郝海東干脆緊閉牙關,一言不發。

郝海東無話,報紙仍然有話:面對三陪問題,郝海東無言以對!

5.第五天還是有記者在問同樣關于三陪的問題,郝海東終于急了:“你們要是再問三陪的問題,我就去告你們!”于是,報紙上的標題順理成章地寫道:郝海東一怒為三陪!

6.郝海東終于忍無可忍,把所有刊登他與三陪新聞的報紙都告上法庭,認為事情總該得到解決了,沒想到報紙的標題竟然無動于衷:法庭將公開審理郝海東三陪小姐案

這是對記者絕妙而又辛辣的諷刺。在不得不佩服網友極其有才的同時,也令作為記者同仁的我們十分汗顏。為了采訪,死纏爛打是可以的,也是作記者所應該具有的職業道德。但是,不顧基本事實隨意曲解采訪對象的本意,甚至一味無恥地追求轟動效應,無異于用新聞來強奸自己的采訪對象。最終,當然是損害了我們的新聞事業。之所以,這樣類似的情況會此起彼伏、不勝枚舉,根子在于現在的社會不再那么單純,多元化之中所透露出來的,多少有些人類陰暗的心理。現在有的人就喜歡歪曲,有的人就喜歡八卦,為了市場化運作的賣點與眼球,個別記者自然就會用扭曲的新聞來迎合這種心態。

中國記協也知道現在的中國虛假新聞增多。的確如中國記協所云:“虛假新聞已經不只是新聞界的一種公害,其對整個社會、對國計民生、對中共的執政能力已經提出了挑戰。”原因很簡單,“老百姓是從媒體上看中共的領導和政府的權威,媒體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著中共和政府的聲音,如果虛假報道集中地出現,而且都出現在重大問題上,產生的負面影響就會非常大。”

2011年1月,新加坡《聯合早報》報道說:“近三個月以來,被中央各部委否定或者需要澄清的虛假報道多達20條,而且都是涉及國計民生的大問題。中央部委這么集中、這么大量地否定新聞媒體的報道,這在中共建國以來是少有的。同時,虛假新聞所涉及的面發生了變化,已經由原來的娛樂、體育領域向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領域延伸,開始涉及國計民生、宏觀政策等重大問題,而且出現了從小報小刊向有影響的都市類媒體、財經類媒體甚至黨報黨刊蔓延的趨勢。”

中國的新聞媒體似乎從來沒有過如此眾多的雜音,由此產生的喧囂有時讓人如墜五里霧之中。“一是市場經濟的負面作用與官方所提倡的價值理念的兩難;二是新型媒體的發展與新聞管理最基本政策的兩難,新聞管理最基本的政策就是不準個人辦媒體,可是迅猛發展的新型媒體使人人都可以成為‘記者’;再一個就是外宣與內宣的兩難,原來是兩個口徑,現在基本打通了。”官方在意識形態領域遇到的三個“兩難”問題,不是我們一般記者考慮的事,這是控制意識形態的中宣部所應該考慮的事。

但是,作為記者,中國整個社會經濟領域還面臨11個“兩難”問題,就不得不慎重對待了。“既要做到經濟平穩較快發展,又要轉變經濟發展方式、調整產業結構;既要加快工業化,又要做到不高投入、高污染、多占地、多耗能;既要技術進步、產業升級,又要吸納保持一定的勞動力;既要發展城鎮化,又要防止隨意圈占農田,確保18億畝耕田這根紅線;既要擴大內需、促進消費,又要防止通脹;既要深化改革,又要保持穩定;既要競爭、要效益,又要做到公正;既要保持東部強勁的發展勢頭,又要確保中西部的發展;既要改變中西部的落后面貌,又要保護全國生態的總平衡;既要抑制通脹、提高利息,又要對熱錢涌入有所防范;既要注意匯率的提高,又要防止出口外貿企業關門。”這11個“兩難” 問題,好像很抽象,其實很具體,與我們的日常生活都是息息相關的。我們記者應該如何面對這此問題,如何報道相關新聞,值得我們深思。

記者無傾向,但新聞有態度。中國記協說:“有一些虛假報道雖然涉及的不是國計民生的大事,而是一些小事,但恰恰正是由于有這些問題的積累和出現,才會出現虛假新聞朝著政治、經濟、文化這個方向延伸的趨勢。”小事不小,用什么樣的態度來做新聞,不僅事關記者自己的良心,而且事關群眾最后對新聞的愛恨。比如說,買票看似一件小事,但春運買票就不是小事了。我們的記者如何處理,也在考驗著我們的智慧和良心?中央電視臺的記者,顯然對此處理得不好。最近,央視報道“春運買票容易”被稱笑話。

2011的春運,央視新聞頻道關于“成都春運第一天:回家變容易了”的報道視頻引發網友議論,有網友稱“這個笑話太冷了”。網友感嘆,我們什么時候能過上CCTV報道里的幸福生活啊!我們并不能懷疑中央電視臺記者在造假,成都火車站買票是容易,因為這里是返鄉目的地。而且,記者“選成都來報道春運第一天,真是用心良苦啊!”但是這樣的報道,的確是典型的睜眼說瞎話,用心良苦到了“險惡”的地步,對全國深受買票之苦的群眾來說,無疑是個天大的笑話。這樣的笑話,傷了群眾的心,也傷了新聞自己。這樣的新聞報多了,以后還有誰會看我們的新聞呢,還有誰會相信我們的新聞呢,還有誰會愛戴我們的記者呢?

中國的火車票有多難買,其實全國人民都知道。回帖中的《車票買賣》就生動描寫了這種難:

車票必須買,一早就去排

最后知道沒有了票眼淚留下來。

車票不好買,我們都凍壞

就算排到過年也不一定能買來。

當初是你說好買,好買就好買,

現在又要哄我買票不用再來排。

車票不是你想買就能買

讓我掙扎,讓我明天,你在扯淡哎!

于是,央視這樣的“逗你玩”多了,當然會弄得很多人看《新聞聯播》,就是為了對時。

我們再來看另一個精彩回帖:

一個男人問街邊小姐:包夜多少錢? 小姐:200元。 再問:是不是怎么樣都行? 羞答答回:是! 男的大喜:今晚你幫我到火車站排隊買張火車票我給你300,或者你幫我打通廣州訂票電話我給你五百! 小姐憤怒:你打通我免費陪你一個月。

找個小姐容易,而買張票難,這就是現實的社會。但愿這樣的局面不要出現:找個記者容易,而看則新聞真難!

附一:

重慶市長稱房產稅錯誤報道讓其無地自容

2011-01-29

來源: 重慶晚報

27日,在我市舉行的開征個人房產稅新聞發布會上,針對先前個別媒體對我市房產稅政策的錯誤報道,市長黃奇帆向眾多媒體進行了澄清。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提問后,黃奇帆說:“今天第一財經日報在這里,我正好要找你們說一件事,如果我說的任何一句有邏輯的話,不管是否正確,只要是我本人的原意,報上刊登了引發爭論,我沒有什么擔心,如果不是我原來的這個意思,寫成另外的意思,造成誤解和誤讀,還寫上黃奇帆的名字,我就要批評一下,今天正好碰到你。前幾天在重慶市財稅工作會上,我曾經講過稅務改革方面的事情,內部討論都在講這類事情。我講過曾經重慶房地產的土地等級有十個等級,這不是我們的發明,整個中國任何城市,建設部規定每個城市的地價有一級、二級到十二級,有級別類比,我講的是土地等級,可第二天第一財經日報上赫然一個標題‘黃奇帆說,重慶將以十個等級收房產稅’,這個叫牛頭不對馬嘴,不信你們從網上調出來看,全是我這么一句話,把我弄得無地自容,我怎么去解釋,完全不相干的兩個概念會湊起來,這是我要糾正的一件事。”

“第二件事是,我們去年年初開始研究房產稅,當然中間有許多各方面方案討論研究的過程,已經研究了一年,現在能發布也是我們和各專家、方方面面有關部門之間溝通之后形成的合理方案。那天在財稅工作會上,我講到上個星期到臺北去,發現一件有些特別的事,臺北也在研究房產稅的事,而且研究的思路也是對豪宅收房產稅,就是我們說的高端商品房收房產稅的事,他們的思路和我們有點相同,我說了一句‘英雄所見略同’,今天我發現不少報紙跟著第一財經日報的那篇有點‘轉軌’的報道,報道成‘黃奇帆說,重慶的房產稅方案將模仿臺灣’,之后,就有很多學者說,他是資本主義,你是社會主義,怎么模仿臺灣,古怪的問題都出來了,我也無地自容,借此澄清,沒那么回事,純屬誤導。”

http://news.163.com/11/0129/02/6RHHE0E200014AED.html

附二:

記協:中國虛假新聞增多

(2011-01-27)

● 于澤遠 北京

中國記者協會黨組書記、新聞戰線“三項學習教育”活動領導小組副組長翟惠生近日透露,近三個月以來,被中央各部委否定或者需要澄清的虛假報道多達20條,而且都是涉及國計民生的大問題。中央部委這么集中、這么大量地否定新聞媒體的報道,這在中共建國以來是少有的。

同時,虛假新聞所涉及的面發生了變化,已經由原來的娛樂、體育領域向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領域延伸,開始涉及國計民生、宏觀政策等重大問題,而且出現了從小報小刊向有影響的都市類媒體、財經類媒體甚至黨報黨刊蔓延的趨勢。

翟惠生強調,虛假新聞已經不只是新聞界的一種公害,其對整個社會、對國計民生、對中共的執政能力已經提出了挑戰。因此,治理虛假新聞迫在眉睫,必須采取行動有效遏制這種趨勢繼續蔓延。

14個“兩難”問題

《中國新聞出版報》昨天引述翟惠生說,官方在意識形態領域遇到三個“兩難”問題:一是市場經濟的負面作用與官方所提倡的價值理念的兩難;二是新型媒體的發展與新聞管理最基本政策的兩難,新聞管理最基本的政策就是不準個人辦媒體,可是迅猛發展的新型媒體使人人都可以成為“記者”;再一個就是外宣與內宣的兩難,原來是兩個口徑,現在基本打通了。

除了意識形態領域的三個“兩難”外,他還指出,中國整個社會經濟領域還面臨11個“兩難”問題:既要做到經濟平穩較快發展,又要轉變經濟發展方式、調整產業結構;既要加快工業化,又要做到不高投入、高污染、多占地、多耗能;既要技術進步、產業升級,又要吸納保持一定的勞動力;既要發展城鎮化,又要防止隨意圈占農田,確保18億畝耕田這根紅線;既要擴大內需、促進消費,又要防止通脹;既要深化改革,又要保持穩定;既要競爭、要效益,又要做到公正;既要保持東部強勁的發展勢頭,又要確保中西部的發展;既要改變中西部的落后面貌,又要保護全國生態的總平衡;既要抑制通脹、提高利息,又要對熱錢涌入有所防范;既要注意匯率的提高,又要防止出口外貿企業關門。

翟惠生認為,這14個“兩難” 問題,使得處在最前沿、最敏感部位的新聞報道在很大程度上也遇到了兩難。如果不能對全局有清醒的把握,而且在政治上足夠堅定,就很容易出現虛假報道,而這個虛假很可能局部是真實的,全局是虛假的,或者具體情節可能是真實的,但放在國際、國內兩個大局中考慮就是不合適的。

翟惠生說,虛假新聞增多,虛假新聞涉及面擴大等現象的出現,就是因為一些新聞媒體對上述“兩難”的問題把握得不好,缺乏政治敏感性、政治鑒別力和社會辨別力。

他警告說,老百姓是從媒體上看中共的領導和政府的權威,媒體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著中共和政府的聲音,如果虛假報道集中地出現,而且都出現在重大問題上,產生的負面影響就會非常大。

中國官方將虛假新聞、有償新聞、低俗之風、不良廣告并稱為新聞界的“四大公害”。2010年11月23日,新聞戰線“三項學習教育”活動領導小組召開各省區市視頻會議,動員部署為期半年的“杜絕虛假報道、增強社會責任、加強新聞職業道德建設”專項教育活動。

這次活動分為四個階段:2010年11月是動員階段;2010年12月至2011年1月是自我教育與自查自糾階段;2011年2月至2011年3月為集中研討與重點治理階段;2011年4月為經驗交流與督促檢查階段。

翟惠生透露,在專項教育活動啟動之后,仍然有幾家媒體在涉及國家政策、國計民生等大事方面刊發了一些不實報道,這種情況就屬于頂風作案。比如,前段時間,在發改委平抑物價的過程中,有幾家媒體報道稱,中國的制糖企業由于受抑制物價政策的影響,出現減產或停產的情況。這樣的報道給廣大民眾造成了心理恐慌,也不符合事實,發改委不得不出面澄清此事。

他說,有一些虛假報道雖然涉及的不是國計民生的大事,而是一些小事,但恰恰正是由于有這些問題的積累和出現,才會出現虛假新聞朝著政治、經濟、文化這個方向延伸的趨勢。

《聯合早報》

http://www.zaobao.com/special/china/cnpol/pages4/cnpol110127c.shtml

附三:

央視報道“春運買票容易”被稱笑話

2011-01-21

來源: 千龍網

核心提示:央視新聞頻道關于“成都春運第一天:回家變容易了”的報道視頻引發網友議論,有網友稱“這個笑話太冷了”。網友感嘆,我們什么時候能過上CCTV報道里的幸福生活啊!

昨日,CCTV新聞頻道關于“成都春運第一天:回家變容易了”的報道視頻被網友放上微博,立即讓備受春運車票煎熬的網友不淡定了。報道中關于買火車票“容易了”的說法,激起了微博中上千網友的反駁,認為“這個笑話太冷了”。網友感嘆,我們什么時候能過上CCTV報道里的幸福生活啊!

成都買車票“容易了”

據央視新聞頻道報道,今年春運第一天,成都火車站通過搭建臨時候車棚,設立自動售票機,開通銀行卡付款等多種方式,讓旅客春節買票回家變得容易了。

在成都的站前廣場和售票大廳,都沒有太多排隊買票的人,而前來買票的旅客也表示,很快就能買到車票。在“和諧號”自動售票機前,報道稱“現在買火車票就跟買地鐵票一樣方便”,“旅客回家路,似乎也變得容易些了”。

直把“成都”作“廣州”

這本是一條報喜的消息,卻因為“回家變容易”幾個字,極大的刺激了備受春運車票煎熬的網友,讓大家憤怒卻又無奈。對于央視春運前選成都這個返鄉目的地報道 “買票不難”,網友很不買賬。

網友“章大門”用親身經歷指出,成都不是返鄉高峰城市,在成都待了四年,如果過年坐火車離開成都回家,買票真的沒有頭疼過。網友 “呂大善人”不滿地指出,年前去成都火車站采訪,還不如年后去廣州火車站采訪,買票都是一樣很容易。

有網友嘲諷說,央視記者買張回成都的票試試?選成都來報道春運第一天,真是用心良苦啊!有網友調侃稱,人家攝制組辛苦啊,這得采訪多少人,才能采到這么幾個說買票容易的旅客啊!

網友“莊××”表示無語,他的同事排了幾個通宵都沒能買到回四川的車票,想通過黃牛加了150元一張都買不到。網友“靜子鏡子隨便叫”傷心地說,回家變容易了?她淚流滿面了!

想過上央視報道的生活

一邊是新聞告訴你,“回家容易了”;一邊是網友博報,“今天又沒買到票”。網友感嘆,我多么想永遠活在央視新聞里。

車票有多難買,網友告訴你。網友“T_tri”表示票不是不好買,是根本就沒得買! “訂票電話永遠服務忙,火車站千軍萬馬,到處都是人,售票點一票難求,一開閘就基本上賣光了,能弄張站票就不錯了!我買票時,都有人頭天下午3時在雪里排隊,買第二天下午3時的票!好意思說春運第一天‘回家變容易了’! ”

再說到成都,網友“亦言爸爸”本周二凌晨2時開始去排隊買票,當時排在隊伍第二的一個阿姨,在開始售票后,都沒有買到回成都的票。有網友無奈地說,大冬天的,央視“這個笑話太冷了”。

網友“楊柳sayuri”羨慕地說,“我們什么時候能過上新聞里的日子啊! ”



關于絲路絲路網史版權聲明法律顧問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4-2011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瀏覽器瀏覽

閩ICP備11005983號

快乐飞艇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