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全市目前了解到的第一位朱子得意門生劉剛中

墨田“疑夢”,成就一代理學名儒

本報記者 李順亮

糍粑一打喜事來

“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蓮鄉建寧6月,蓮之韻、荷之美,在閩山之巔、閩水之源的田園間無限延展。

“生我之時夢過什么嗎?”他寫信問母親。母親說:“夢見墨田白蓮盛開著呢”。時間倒轉回到南宋,發生在閩西北大地上的一次墨田“疑夢”,成就了一代理學名儒。

他就是劉剛中,朱熹高足、狀元之師、蘭溪名宦、理學先賢。剛中之名,取自《易經·師卦·彖辭》:“剛中而應,行險而順”。

有史為證!劉剛中是三明全市目前了解到的第一位朱子得意門生。

問道

鞭炮齊鳴、鐵銃三響……

兩根披紅的長長翠竹,緊靠著宗祠牌樓伸向天空。“大漢天潢派,宋朝理學家。”宗祠門口的對聯,述說著宗族華貴的源流和曾經的驕傲。“恢大廟制,雕鏤彩繪,備極華煥”的客坊劉氏大宗祠,是福建建寧龍門墨田劉氏總祠。

文化的求索穿越時空,從來都沒有止境。全省各地傳統文化愛好者、研究者、支持者,共200多人匯聚到這里,隆重舉行劉剛中文化研究會成立暨第一屆會員大會。“聚千里于一室、匯千載于一時,繼續保持與拓展這種交流,必將譜寫出足以啟發后世子孫的問道新篇章。”新當選的首任會長劉方貴說,這是研究會發起成立的初心所在。

問道,這是中國文化特有的傳統。2500年前,孔子和他的弟子飲食起居、周游列國,一問一答、一唱一和之間,產生了足以影響世界的《論語》。問道,更是劉剛中自覺自省的追求。800年前,劉剛中和他的老師朱子及同學之間的親密交流,同樣產生了對后世深具影響的理學圭臬《師友問答》。

“剛中問:‘人不學不知道,學在讀書上見,道在行事上見,必讀書然后可行事與?’

客坊劉氏大宗祠

先生曰:‘固也,然學即學其道,非作兩截,無論讀書,無論行事,恁地皆是道,恁地皆是學,果于經史典籍,潛心玩索,日用云為,細意體察,自能窮天下之理,致吾心之知,豈談空說玄之謂道,鉤深索隱之謂學哉?’”

“學即學其道。”知先行后是次序、知行相須是方法,朱子提倡力戒脫離實際生活的空談和游離于實踐之外的閉門讀書。學與道相依相伴,劉剛中問讀書做事,一個人生的大問題在問答之間變得學明道彰。

這樣具體明了的23條師友問答,原原本本地記錄在《閩龍門墨田劉氏宗譜》之中。問之深,答之高,可謂高山仰止。其中故事,被后人視為闡述朱子理學思想的經典學案。此后,登堂入室的劉剛中,很快就躍居朱子高足之列,和劉爚、劉砥、劉礪并稱“朱門四劉”。

理學圭臬《師友問答》是宗族的驕傲

剛中之道,博大精深。劉氏大宗祠一扇正門兩邊開,分貼著四個大字:繼往 開來。古人云:“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只是,當今學者,能知曉劉剛中是誰的人,實在不多。劉方貴說,這既是文化研究者的遺憾,也是劉剛中后人的羞愧。

研究劉剛中文化,宣傳劉剛中文化,發展劉剛中文化,讓劉剛中文化從歷史的過往,走進當下的生活,融入到閩學文化傳承體系中去,匯集到民族文化復興的浩瀚洪流中去,成了與會專家學者的期盼。

“更好地傳承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進一步弘揚儒家文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力量!”福建省姓氏源流研究會劉氏委員會發來了賀信。

傳家

“不忘其先,能服田力稼,明道慎行,不愧其祖足矣。”客坊《龍門墨田劉氏歷屆族譜序》里,明成化庚子南豐古竹炳炎公支譜序中,特意提到了“德言之言”。

德言,其實是劉剛中的字,取自《論語·憲問》“有德者必有言”。劉剛中還有更為響亮的另外一字:近仁。這個“近仁”,取自《中庸》“力行近乎仁”、《孟子》“強恕而行,求仁莫近焉”。近仁,是朱子為他取的。

朱子與福建建州劉氏的淵源極深。朱松臨終將他托付給劉子翚、劉勉之和胡憲教養。彼時正值劉子羽罷官歸里,朱松將后事托付給摯友劉子羽,并要朱熹拜劉子羽為義父。劉子羽、劉子翚是同胞兄弟,而劉勉之最長,乃堂兄,三人同為大學問家,都教導過朱熹。劉氏三兄弟先后成為朱熹的義父、師父和岳父,傳為千古美談。

大宗祠破例作了一回會場

“熹之得道,自勉之始。”而龍門墨田劉氏,本就源出建州劉氏,作為建州劉氏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一個分支,一直傳承著建州家風。劉剛中祖父劉孝恭與朱熹同為劉勉之先生的門生,同年鄉舉中式,考取進士后同年出仕,前者為惠安縣主簿,后者為同安縣主簿。

因此,當劉剛中游學建州,自然得到了朱子的厚愛。朱子不僅親自為他改字“近仁”,而且讓他隨伺左右,于起居臥榻之際隨時授業。朱子因革損益、博采眾家而成《家禮》,是一部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偉大著作,是宗族禮儀一部新的重要經典。劉剛中同樣對家訓家規特別重視。

“忠者必有文,文者必有忠。”劉剛中不僅推崇這樣的家風,而且手訂了家訓家規,要求友愛兄弟、和合夫妻、敦睦宗親、課育子孫、瞻顧鄉鄰、戒訟息爭、納稅完糧、勸務正業、褒獎忠節,并且留下了治家四言:

吾師教我:讀書起家之本,和順齊家之本, 循理保家之本, 勤儉治家之本。

吾師訓我:祖宗雖遠,祭祀不可不誠;子孫雖愚,經書不可不讀……

吾教子孫:閭里尊德鄰,閑居敬鄉賢,出仕崇名宦,難至稱介士。

吾訓子孫:顯榮衰謝,雖曰人事,蓋亦時所致焉,勿要執心。能服田力稼,明道慎行,不忘其先,不愧于祖,謂足矣!

大宗祠里的七律見證了海峽兩岸血脈相連

參透顯榮衰謝的劉剛中,教訓子孫后代的,其實只有耕讀為本。“后裔亦謹身守拙,知足常樂,所以人丁繁衍十分興旺。”劉方貴在《理學劉剛中》編后云:“劉剛中四個兒子,其中長子同倫一支丁口就有十數萬眾,祠下子孫4千余名,在老祠修譜近2萬人。次、季、幼三支,雖歷離散變遷,年遠未及詳考,但皆丁如斗麻,著成閥閱。”

劉剛中從朱子那里一脈相承而來的家風家訓等傳統文化,至今依然影響著這方水土之上的黎民百姓。客坊鄉黨委書記祝俊元說,研究劉剛中文化,是傳承中華民族文化之美德和瑰寶。

傳承

蘿卜,鴨子,三相,蛋箍,肉丸,粉皮……

這是族譜所記一份明末崇禎8年間的菜譜。因為劉剛中文化研究會成立,是劉剛中后裔的大喜事。他們破例在客坊劉氏大宗祠辦起了酒席,宴請四方來賓。而所上的菜品,就是用這份族譜所記菜譜作底。

“一個縣沒有文化名人,就等于沒有靈魂。劉氏族譜菜單,明代的,有誰拿得出來?”劉剛中文化研究會,是建寧縣218個姓氏中第一個以姓氏成立的社團研究機構。全程主持儀式的縣客家聯誼會會長王登遠感慨地說,劉剛中的理學文化、教育思想,值得深入挖掘、傳承,打響“閩學三明品牌”,提高文化軟實力。

品一品飄香的擂茶、嘗一嘗誘人的糍粑……劉剛中文化研究會成立前一天,恰好是我國“文化遺產日”。劉剛中文化無疑是中國優秀傳統文化遺產的重要組成部分。忙完“文化遺產日”工作,寧化縣博物館館長陳端也趕到建寧一睹客坊的民風民俗。她說,民間這種純樸、熱情、好客,是最真實的。

大宗祠里的賀聯彰顯著宗族的文化底蘊

劉剛中生于南宋乾道庚寅年,端平丙申年歿,建陵于今客坊鄉龍溪村堆谷峰朱嶺下。后來,劉剛中配享圣廟,旌以“理學名儒”。劉剛中雖然僅是小小的漢陽縣主簿,卻因為官聲卓著,竟然在湖北省志里留下30個字左右的記載。而貴為一省大員的長官,有人只有區區3個字的記載。在古籍的查找與比對之中,福建省姓氏源流研究會劉氏委員會會長劉立身感悟著劉剛中的為民情懷。

劉剛中在嘉定四年中進士。邑侯趙佑在客坊里堡,為劉剛中立“進士坊”,以表科第。而劉剛中《師友問答》23條,后來為黃宗羲《宋元學案·晦翁學案》和全祖望《宋元學案·云濠案》收入,尤為歷代程朱義理學者所推崇。

墨田,“以詒子孫耕讀。或曰,墨者郁郁蔥蔥也。又曰墨田者,翰墨書田,耕作不輟也。”早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海內外就興趣了閩學文化研究熱潮。2000年,美國法學家勞格文來到建寧,對劉剛中生平進行了采集,南京市閩學專家楊裕榮也發表了劉剛中有關論文。

劉剛中是朱熹門婿黃榦“勉齋學派”重要創始人之一。用太極本體論的觀點,理一分殊學的方法,深刻解析劉剛中《師友問答》所蘊含的現實指導思想,把繼承和發揚劉剛中傳統文化精神,與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結合起來,成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時代的新命題。

朱子理學思想的形成,標志著洛學閩化的完成。閩學在三明大地上蔚為大觀。“維熊維羆,男子之祥;維虺維蛇,女子之祥。”這是宣王《考室》之詩。夢中的征兆詩有定論,而“疑夢”的劉剛中則從中“疑”出了新天地:“感英賢之不世出,男兒事之不多有……”

堅定“文化自信”,福建有自己的底氣。三明市社科聯主席蔡建境說,來自民間的這種“文化自覺”,更為可貴。

宴席菜品源于族譜所記崇禎8年間菜譜
三明日報2017年7月7日B3版


| 關于絲路 | 絲路網史 | 版權聲明 | 法律顧問 | 聯系我們 |
Copyright ? 2004-2017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瀏覽器瀏覽

閩ICP備11005983號

快乐飞艇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