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譜考略》——“四李”故居:四股樹還是四棵村?

李順亮

四川的井研“四李”是“隆州井研人”,這是肯定的,因為有史為證。

李舜臣父子四人在《宋史》之中皆有傳,其中李舜臣、李道傳兩個人的傳,一開篇就提到他們是哪方人氏。《宋史·李舜臣傳》云:“李舜臣,字子思,隆州井研人。”《宋史·李道傳傳》亦云:“李道傳,字貫之,隆州井研人。”

而李心傳和李性傳兩個人的傳,則是另外一種寫法,一開篇就直說他們是誰的孩子。《宋史·李心傳傳》云:“李心傳,字微之,崇正寺簿舜臣之子也。”《宋史·李性傳傳》亦云:“李性傳,字成之,崇正寺主簿舜臣之子也。”

那么,作為“隆州井研人”的井研“四李”,相應的問題就來了。一、李舜臣一族是什么時候開始在井研生活的,還是只有李舜臣父子在井研生活過?二、井研“四李”在井研生活的時間長不長,他們的故居在哪里呢?三、井研“四李”離開人世之后,有沒有安葬在井研呢?

第一個問題的答案很明顯,李舜臣一族在井研生活的時間挺長的,早在李舜臣之前,就已經在井研定居。只要我們看一看來可泓《<宋史?李性傳傳>考補》,就可以解決了。來可泓在考證李性傳的家世時說:

據(黃榦《勉齋集》卷卅八《知果州李兵部墓志銘》)云:“君隆州井研縣人,曾祖公錫,祖發(1102年——?)宣義郎(從八品),父舜臣(約1137年——1181年)承議郎,行宗正寺主簿,贈朝請大夫。”據徐元杰《梅野集》卷七,李性傳任簽書樞密院事兼權參知政事時追贈曾祖父母制詞中有“望重鄉評,才遺時用,”“功垂三世,學擅一家”之句,足見家世業儒,其曾祖為名重鄉里之學者,未曾仕進。追贈祖父母制詞中有:“士不論其官而論其人,溯家傳而可想;位弗顯于身而顯于后,宜政任之是圖”之句,足見其祖父曾任低品位小官,偃蹇仕途。與黃榦所說任宣義郎相合。

一般來說,墓志銘記載的準確性,是最高的。由此可見,在李心傳、李道傳、李性傳三兄弟的父親李舜臣之上,是祖父李發、曾祖父李公錫。而且這位曾祖父李公錫“望重鄉評,才遺時用,”“功垂三世,學擅一家”。作為“名重鄉里之學者”的李公錫,為井研“四李”的家傳之學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讓井研這片土地上的“家世業儒”成為可能。

因此,我們說李舜臣一族,最遲到李公錫之時,就已經在井研定居生活。粟品孝在《宋代四川主要學術家族述論》(詳見:《宋代四川家族與學術論集》四川大學出版社 2005年9月第1版)中,也持相同的觀點。粟品孝說井研李氏,“這是當地土著家族,宋代最盛。宋末井研牟巘稱:‘吾鄉文物,李氏為最盛……’”

李舜臣一族作為當地的土著家族,除了李公錫、李發以及李舜臣父子四人肯定在井研生活過之外,井研“四李”的子孫后代仍有在當地長期生活的痕跡。來可泓在《<宋史?李性傳傳>考補》里說:

至明代,據《光緒井研縣志》載,其后裔分為六支。一、井研縣西四股樹諸李為性傳后。一籍湖北。一籍廣東樂昌。一籍湖南應山。一籍江西廬陵。一籍貴州貴筑。

其中,湖南應山,應該為南應山之誤(詳見:樂山日報2009 年 9 月 4 日第8版《“井研四李”:唐皇室后裔?》http://lsrb.newssc.org/html/2009-09/04/content_676000.htm),應山縣即今天的湖北省廣水市。總之,明朝之時井研仍有李舜臣的子孫后代,是沒有絲毫可疑的。

李舜臣一族早已消失在井研的假象,之所以會出現在世人面前。原因不外乎兩個,一是李舜臣一族在學術上的衰弱,家傳之學后繼無人;二是宋元交替的社會動蕩,導致李舜臣一族在當地人丁寥落。井研“四李”之后,拿得出手的人物少得可憐,哪怕是“太學登第”的李達可,以及“嘗修徽、欽史”的李獻可(詳見:牟巘《陵陽集》卷十四《贈甥李松坡天瑞序》),都達不到井研“四李”那般大師級的高度。

而宋元交替之際,四川抗元斗爭尤其激烈,當地人民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1234年,蒙古軍避開長江天塹,分兵迂回包圍進攻四川,受阻于川東的合州附近,拉鋸戰前后打了51年之久。在元滅宋過程中,四川人民為南王朝宋延續20年生命做出了重大貢獻。“元世祖至元十六年(1279年),元軍完全撲滅四川抗元勢力后,在1280年的戶口調查僅為15.5萬余戶,77.5萬余人,只有蒙古入侵(1231年)川陜四路地區前的2.38.%。”(詳見:中國人口史http://baike.baidu.com/view/497322.htm)而作為“當地土著家族”的李舜臣一族,自然也是難逃厄運。

“我西川只有斷頭之士,沒有屈膝鼠輩!”宋元戰爭中,這樣的豪言壯語出自川將蒲澤之口,而他犧牲的所在地云頂石城,就在金堂縣的云頂山上。南宋在云頂山筑城,置“利戌司”重軍防守,歷經多次戰斗,堅守15年。而據永春族譜記載,李心傳“自四川井研喬遷金堂縣太平鄉,離祖居五十里。”那么,李心傳這一支,必然牽連到這場抗元斗爭之中。同樣,與井研近在咫尺的樂山,激戰的鏖戰前后延續了20多年,留下了九頂山和三龜山抗元古戰場遺址,生活在井研的李舜臣一族受到沖擊自然也是難以避免。

李舜臣一族對于民族大義,一向是旗幟鮮明的。《宋史·李舜臣傳》云:“舜臣對策,論金人世仇,無可和之義……”李道傳對此也是毫不含糊,“開禧用兵,金人窺散關急,道傳以諸司檄計事,道聞吳曦反,痛憤見于形色。遣其客間道持書遺安撫使楊輔,論曦必敗……曦黨以曦意脅道傳,道傳以義折之,竟棄官歸。”(詳見:《宋史·李道傳傳》)李舜臣一族對金人如此,對元兵態度又如何呢?

李心傳對抗元斗爭的態度,我們可以從他的知己高稼身上看出來。這位高稼不僅以書告李心傳曰:“稼必堅守沔,無沔則無蜀矣。自謂此舉可以無負知己。”而且以死明志,“城既陷,眾擁稼出戶,稼叱之不能止,兵騎四集圍之,遂死焉。”(詳見:《宋史》列傳第二百八 忠義四 高稼)而高稼遇難,此事發生在寶慶三年即1227年,實際上只是元兵大舉進攻南宋的前奏。

寶慶三年二月,蒙古派人送兩塊金牌到南宋四川制置司,脅迫南宋臣服蒙古。四川制置使鄭損急令撤關外五州守軍,退保武休、七方和仙人三關,任憑蒙古軍踐踏關外五州。七月,因天氣炎熱,成吉思汗病逝,這支蒙古軍才撤出宋境。史稱“丁亥之變”。

宋元交替之際,四川士家大族的命運是悲慘的。袁桷在《清容居士集卷三十 同知樂平州事許世茂墓志銘》里載:“端平三年(1236年),蜀破,衣冠大姓順流下東南,至江陵,十不存一二,皆舟觸巖愕,瞬息以死。淳祐三年(1243年),蜀益蹙,避兵來南,其物故與端平無異。”李舜臣一族更是無法例外,李心傳、李性傳兄弟在南宋朝廷為官,正好因此避走江浙一帶。

至于他們到底是不是舉家東遷呢?我以為,李舜臣一族一來是“當地土著家庭”,二來以他們的家風,不參加抗元斗爭就全部遷走,似乎不太可能。哪怕兩兄弟舉家東遷過,他們的子孫后代也肯定回遷過四川,或許就在元朝一統江山之后回遷。正如虞集中《道園學古錄 故奉訓大夫衡州路總管府判官致仕楊君墓志銘》(《四部叢刊》)所云:“蜀士大夫在故鄉時,深苦兵寇之禍,故在東南者皆走嶺南。及世祖皇帝神武不殺,稍稍北還”。不然,無法解釋明朝之時,井研仍然還有李性傳的后代。

正是由于這些原因,讓李舜臣一族在當地似乎被人為地遺忘了。正如粟品孝在《宋代井研“四李”對理學的貢獻》(詳見:《宋代四川家族與學術論集》四川大學出版社 2005年9月第1版)里所云:“井研李氏雖曾光耀一時,然自‘四李’之后就衰弱下去。”2011年國慶前后,我到井研尋根之時,底層百姓對著名的井研“四李”是一問三不知,似乎聽都沒有聽說過,讓人倍加感慨歷史的滄桑與歲月的無情。

至于第二個問題,井研“四李”在井研生活的時間長不長,他們的故居在哪里呢?我們也可以從正史中找到答案。

《宋史·李舜臣傳》云:李舜臣“中乾道二年進士第”。那么,在乾道二年中舉之前,李舜臣顯然都是在井研生活。而中舉之后,李舜臣便開始了他的官宦生涯,先后“調邛州安仁縣主簿”、“教授成都府”、“用舉者改宣教郎、知饒州德興縣”、“干辦諸司審計司,遷宗正寺主簿”。“邛州安仁縣”治所在今天的四川省大邑縣安仁鎮。因此,李舜臣“調邛州安仁縣主簿”、“教授成都府”之時,都是在四川境內,離井研老家相對較近,至于后兩個職務,自然就是出川了。

乾道二年李舜臣中舉之后,乾道三年他的大兒子李心傳出生,井研李氏可謂好事連連。但是,這位李心傳后來“慶元元年薦于鄉,既下第,絕意不復應舉,閉戶著書。晚因崔與之、許奕、魏了翁等合前后二十三人之薦,自制置司敦遣至闕下。”而李舜臣的二兒子李道傳“擢慶元二年進士第”,三兒子李性傳“嘉定四年舉進士”,早早就步入仕途。因此,看來,李心傳在井研生活的時間最長。

但是,少時的李心傳,曾經短暫離開過井研,來到南宋京城杭州。李心傳在《建炎以來朝野雜記》甲集自序中云:“心傳年十四、五,侍先君子官行都。”據來可泓《<宋史?李性傳傳>考補》,事在淳熙七年,但是淳熙八年“父舜臣調任宗正寺主簿,是年冬,卒于任所。在西蜀同鄉及樓鑰的幫助下,扶父柩回鄉。”杭州成了少時李心傳的傷心之地。

嘉泰二年即1202年,李心傳還在不在四川生活呢?李心傳在《建炎以來朝野雜記》甲集自序后落款:“嘉泰二年冬十月晦,秀巖野人李心傳伯微甫序。”這樣的落款看上去,似乎這一年李心傳就已經來到了江浙一帶的“秀巖”。只可惜,問題沒有這么簡單,因為此前的開禧二年即1206年,四十歲左右的李心傳顯然還在家鄉井研生活。

開禧二年,李心傳寫下了《井研縣東岳廟記》,曰:

天以岳瀆鎮五方,而岱宗為之長,故其祠遍于天下。……開禧二年春,邑令濟南崔侯,升合邦人之力,改筑于龍頭山之陽……三月而成,不愆于素。為大殿一,挾殿二,三門兩廡,翚飛杰出。又建鐘秀亭于廟之外,以為更衣之所 ……

文后署開禧二年五月己酉。(詳見:《四川通志》卷三十七、傅增湘《宋代蜀文輯存》卷七十七)而開禧三年即1207年,李道傳在吳曦叛變時抗節不撓,棄官回家,自然也正是回到井研和李心傳在一起。

那么,“嘉泰二年冬十月晦,秀巖野人李心傳伯微甫序。”又是怎么回事呢?看來,李心傳《建炎以來朝野雜記》甲集的這個自序,落款的確有問題。嘉泰二年冬十月晦作的序,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在序里署上“秀巖野人李心傳”,卻是有問題的。很明顯,這里的“秀巖野人”,如果不是李心傳后來定居江浙之后自己加上去的,就是后世有人代為補上了名號。不過,既然稱“野人”,一般來說肯定是李心傳自個兒補上的。

同理,嘉定九年即1216年,李心傳在《建炎以來朝野雜記》乙集自序后再次落款:“嘉定九年年歲次丙子七月哉生明,秀巖野人李心傳序。”這里的“秀巖野人李心傳序”,看來也是李心傳自個兒在定居江浙的“秀巖”之后補上的。據說,李心傳被貶居湖州之后,身退而心愈進,選擇長興弁山腳下的上田村作為定居之地。弁山自古有 “秀巖”、 “云巖”、 “碧巖”三巖勝境之稱,李心傳最愛秀巖風景,因而以 “秀巖”為號,后人即尊其為 “秀巖先生”。

李心傳離開四川入朝為官之時,已經進入他人生的晚年。正如《宋史·李心傳傳》所說:“晚因崔與之、許奕、魏了翁等合前后二十三人之薦,自制置司敦遣至闕下。”來可泓在《<宋史?李性傳傳>考補》認為,這一年是宋理宗寶慶二年即1226年,“心傳六十歲”。李心傳再次回到四川生活,是“因言者罷,添差通判成都府”之后的事情了。之后的離開,顯然也是被迫的。來可泓在《<宋史?李性傳傳>考補》云:“嘉熙二年(1238年),蒙古“大將塔海并禿雷帥師入蜀,號八十萬”。(《宋史?孟珙傳》)四川殘破,李氏兄弟為避蒙古入侵之難而舉家遷居湖州。”

井研“四李”的故居在哪里呢?據《光緒井研縣志?氏族》所記,故居就在井研縣西陵山之陽四股樹。但是,“四股樹”究竟是現在井研的什么地點呢,卻沒有人知道。IP地址為119.5.178.*的網友在百度的“井研”貼吧中認為:“我想城西四股樹隱約與城西寶五鄉四棵村(當地發音四果村)近,四棵村以李姓人為主。”而IP地址為221.239.150.*的網友更是一口認定:“我知道,就是寶五鄉四棵大隊。我姓李,老家就在那里。”(詳見:http://tieba.baidu.com/f?kz=560360680)

那么,當年“四股樹”,到底有沒有可能是今天的寶五鄉四棵村呢?既然叫“井研縣西陵山”,肯定是在井研縣城的西邊。我們打開地圖后發現,四棵村基本在井研縣城的正西方向,這個方位對上了。我們再來看“西陵山之陽”對不對得上。西陵山究竟是哪一座山,今天早已無人知曉。井研“四李”的故居在這座山的向陽方向,因為山南為陽,于是,一般來說故居就在這座山的南麓。百度地圖之中,恰恰就在四棵村稍北一點的位置上標注了一座山:宋高山。但是宋高山村實際上更靠縣城,且是屬于縣城所在的研城鎮管轄。難道是百度地圖標錯了宋高山的位置,還是宋高山的山脈的確延伸到了四棵村的北邊?如何是后者的話,四棵村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山名叫宋高山,所謂高山仰止,難道本身就是為了紀念南宋井研“四李”?還是井研“四李”之中,本就有人歸葬在這里?也正是因為他們的歸葬,西陵山又稱為宋高山,并且后者漸漸代替了前者的稱呼?謎團一個接著一個,只有等待并期盼今天的井研人來解了。總得來說,綜合上面幾種因素起來看,“井研縣西陵山之陽四股樹”,極有可能就是今天的井研縣寶五鄉四棵村。

第三個問題,井研“四李”離開人世之后,有沒有安葬在井研呢?李舜臣顯然是歸葬井研的。來可泓《<宋史?李性傳傳>考補》云:

淳熙八年 辛丑 一一八一年

李性傳八歲。

父舜臣調任宗正寺主簿,是年冬,卒于任所。在西蜀同鄉及樓鑰的幫助下,扶父柩回鄉。劉光祖曾為李舜臣撰寫墓志銘,惜今《后溪集》不傳其文。長兄心傳十五歲,次兄道傳十二歲。

至于李心傳,看來沒有歸葬井研。《嘉慶井研縣志》引《出湖錄》云:“先是心傳官太史時,游吳興,悅山水之秀,寓居郡城,后為安定書院。又相度弁峰,建宅營墓,土人稱其地為太史灣,后人徒居焉。”

而李道傳肯定是歸葬四川,但并不在井研。我們從黃榦《知果州李兵部墓志銘》中,可以知道:嘉定九年(1217年)十月初八日,李道傳赴果州(今四川南充地區)上任,途中卒于九江之寓所,年四十八。“朝廷命沿江轉運司致其柩返蜀,嘉定十五年八月甲辰葬李道傳靈柩于眉州青神縣盤龍山之原,距宗正公太墓十里。”

李性傳則與李心傳一樣,“應去世于湖州霅川,未歸葬井研。”(詳見:《“國學重縣”之“四李”篇》http://www.jingyan.gov.cn/scjy/lswh.nsf/6d805a40234870cd482565d4002340d2/2deb40a107df19974825766c00250360?OpenDocument)來可泓《<宋史?李性傳傳>考補》亦云:

李性傳罷職后,與兄心傳寓居湖州霅川。據李性傳與王周卿舍人書云:“性傳去春交訊之后,旋即去國,杜門霅州。故舊書題例皆曠缺,而懷企韻味實未嘗少置也。忽辱惠翰,慰浣無涯。”(魏了翁《鶴山先生渠陽詩》),(傅增湘《宋代蜀文輯存》卷七十七)



關于絲路絲路網史版權聲明法律顧問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4-2011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瀏覽器瀏覽

閩ICP備11005983號

快乐飞艇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