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譜考略》——修史獻可:入宮還是未入?

李順亮

永春族譜上是沒有李獻可這個人的。

在永春族譜的“受姓后世系”圖表里,在李舜臣、李心傳之后,空缺了三代,然后肇永公一族信史第一人李嘉賓登場了。李嘉賓的上方標注著73世(元仁宗1312-13129),這里顯然是有錯誤在里頭。元仁宗是元朝的第四位皇帝,在位時間為1311年4月7日—1320年3月1日。元仁宗改元之后的皇慶元年倒是1312年 ,而執政最后的延祐七年是1320年。

對于肇永公一族的世系傳承來說,如果我們承認自己是李舜臣、李心傳的后代,那就必須同時承認李獻可的存在。因為,《宋史》“列傳第一九五 儒林六”為李道傳所作的傳,明確記載著“三子:達可、當可、獻可。獻可為心傳后。”于是,李獻可是肇永公一族怎么都無法逾越的一個人。

同一歷史時期,名叫李獻可的,除了李心傳之子外,一查居然還有兩位。宋、金同存并爭,大金國里就有一位李獻可。我們來看《金史》列傳第二十四里的李獻可傳:

獻可字仲和,大定十年,中進士第。世宗喜曰:“太后家有子孫舉進士,甚盛事也。”累官戶部員外郎,坐事降清水令,召為大興少尹,遷戶部侍郎,累遷山東提刑使。卒。衛紹王即位,以元舅贈特進,追封道國公。子道安,擢符寶郎。

這位李獻可顯然是大金國的皇親國戚,不然金世宗不會因為李獻可中了進士而大喜過望,并且說“太后家有子孫舉進士,甚盛事也。”原來,這位李獻可的父親可不是一般人物,“李石,字子堅,遼陽人,貞懿皇后弟也。”一方面,貞懿皇后是金世宗的太后;另一方面,李石可是金世宗的左膀右臂,《金史》云:“世宗在位幾三十年,尚書令凡四人:張浩以舊官,完顏守道以功,徒單克寧以顧命,石以定策,他無及者。”太后家里有這樣的大好事,自己的左膀右臂虎父無犬子,身具親戚與皇帝雙重身份的金世宗焉能不喜?

大金國李獻可的才華如何,我們也可以通過他的兩首詩來看一看:

清水寒食感懷

桃花零亂柳成陰,人到春深思更深。
芳草戍樓天不盡,異鄉寒食故鄉心。

召還過故關山

過關天日正晴明,誰道山神不世情。
遠客得歸心緒別,隴瀧閑作斷腸聲。
(詳見:李大葆《遼城詩魂》http://www.thdr.cn/wenlun/ShowArticle.asp?ArticleID=2352)

后來的事實,也證明這位大金國的李獻可,的確是一位能干之士。《金史》“列傳第三十八”里說:

明昌元年,御史臺奏薦戶部員外郎李獻可、完顏掃合、太府丞徒單繹、宮籍監丞張庸、右警巡使袞、禮部主事蒲察振壽、戶部主事郭蛻、應奉翰林文字移刺益、中都鹽鐵判官趙皓、尚書省令史劉昂及鑄十一人皆剛正可用。詔除獻可右司諫,掃合磁州刺史,繹秘書丞,庸中都右警巡使,袞彰國軍節度副使,振壽治書侍御史,蛻同知定武軍節度使事,益翰林修撰,皓都水丞,昂戶部主事,鑄刑部主事。累遷中都路按察副使、南京副留守、河平軍節度使。

在這御史臺奏薦的“剛正可用”十一人名單之中,李獻可排名第一。雖然李獻可是皇親國戚,但是御史臺這樣的監察機構常以直諫糾人為能事,并不一定會為了力捧李獻可而丟了自己的尊嚴。因此,李獻可如果沒有一些真本事,就想在“剛正可用”之人中排名第一,絕非易事。在《金史》“本紀第十 章宗二”里,還有一次記載:“四年春正月己巳朔……丁丑,遣戶部侍郎李獻可等分路勸農事。”連勸農這樣的實事,都讓李獻可去干。

南宋王朝里,也有一位李獻可。而且這位李獻可,看來更不是一般人物,《全宋詩》里有詩為證:

賦宮人午睡

御手指嬋娟,青春白晝眠。
粉勻香汗濕,髻壓翠云偏。
柳妒眉間綠,桃嫌臉上鮮。
夢魂何處是,應繞帝王邊。

這首詩的作者就是李獻可。只可惜,這位李獻可雖然自幼聰穎過人,但是長大之后似乎沒有更多的作為,除了這首驚人的詩作之外,我們再也找不到其他的史料。《宋人軼事匯編》卷十六之中,對這首詩的前前后后,作了生動的還原:

李獻可六歲能詩。孝宗召入宮,時宮人正午睡,帝命為詩,獻可即賦云:“御手指嬋娟,青春白晝眠。粉勻香汗濕,髻壓鬢云偏。柳妒眉間綠,桃嫌額上鮮。夢魂何處是?知繞帝王邊。”帝拊其背曰:“何不作我家兒?”命宮人繡御掌于背賜歸。吉安府志
(詳見:http://bb55328.banzhu.net/article/bb55328-3-1690112.html)

我們不清楚這位李獻可,為什么會有機會被皇帝垂愛,以六歲之小就進過皇宮,而且在皇宮里的待遇顯然高得很,可以到處亂跑,連皇帝與宮人午休的地方也一樣暢通無阻。但他的才情,不管是誰見了都會十分震驚。“夢魂何處是?知繞帝王邊。”這樣的詩句從一位六歲小孩的口中冒出來,也難怪會“帝拊其背曰:‘何不作我家兒?’命宮人繡御掌于背賜歸。”

《宋人軼事匯編》所記此事,是出自《吉安府志》的。而《吉安府志》會為這位李獻可留下一筆,是因為他是吉水人,老家在現在的盤谷鎮谷村。這里是一塊風水寶地,除了這位天才神童李獻可,李家在這里出過許多人才,據說在宋、明、清三朝,中進士的就有68人。

據說,這里是西平郡王李晟之子憲公后裔最大的遷徙集散地。李唐為谷村始遷祖,事在后唐年間即927年。《谷村李氏族譜》稱李唐外出尋找新居址,“在此稍憩,以盤盛谷喂雞,雞食飽入籠,乃于此定居焉。”(詳見:《尋根》雜志 2004年第2期 汪泰榮《江西谷村李氏家族》)這樣的尋址故事,別有一番情趣。

而同為南宋子民,過繼為李心傳之子的另一位李獻可,顯然繼承了家傳之學,尤其是李心傳的史家風范。牟巘《陵陽集》卷十四《贈甥李松坡天瑞序》云:“道傳……次子獻可,字平叔,后秀巖。嘗修徽、欽史,浙東憲,可謂盛矣。秀巖先娶吾曾大父介壽翁之甥女也。先父存齋翁實受知于秀巖,故吾娶其外甥女鄧氏。”

這位李獻可,不僅“嘗修徽、欽史”,而且還教過學生。據說,他的學生牟存齋是宋代端明學士,而牟存齋的兒子牟巘也是才學淵博,擢進士第。牟巘官大理少卿,宋亡后隱居現在上海青浦區金澤鎮的頤浩寺,其所著《頤浩寺記》鐫刻成碑,至今仍在。(詳見:http://jinz.shqp.gov.cn/2004/gb/content/2004-08/12/content_32188.htm)“井研四李”的家傳之學,尤其可見的確非同小可。

李獻可似乎也隨著李心傳在江浙一帶生活,而且至少有一位后代叫李澄之。《吳興備志》卷十三《寓公征第七》,閔元衢云:

“李舜臣子心傳、道傳、性傳,官太史,游吳興,悅山水之秀,寓居郡城,即今安定書院。又相度弁峰,建宅營墓,名其灣曰太史灣。歿以道傳子獻可為嗣,遂為吳興人,后徙長興之東山。即余姻家李澄之世清之先也。閱祁主政寧,龍僉憲霓,劉清惠公麟諸傳志,得其概。因意其昆第三人,偕至吾湖,而郡學獨祠道傳,則以今茲繁衍者,乃厥子姓耳。自溯所自,心傳尤當入寓賢而性傳亦未可遺也。湖州霅溪,又名西苕溪,發源于天目山,東西向貫穿湖州。霅溪灣一名太史灣,又名釣魚灣,又名玄通江,今屬湖州弁南鄉。”
(詳見:來可泓《宋史?李性傳傳》考補http://www.lwphsc.live/book/2011120603.html)

以上的三位李獻可,究竟誰長誰幼呢?我們知道,大定是金世宗唯一的一個年號,這個年號一共使用了二十九年,大定十年是1170年。大金國李獻可在大定十年中舉,會讓金世宗那么開心,顯然李獻可此時的年紀并不大,如果與范進中舉一般年紀,金世宗也不會有那些喜后真言。因此,大定十年即1170年的大金國李獻可頂多30歲左右。

而南宋孝宗趙昚,是1162年至1189年在位。哪怕1162年時,那位天才神童李獻可就已經6歲,那么到1170年時他也才14歲。而這一年,大金國李獻可可是風風光光地中舉。因此,大金國李獻可顯然要比南宋天才神童李獻可較為年長一些。

過繼為李心傳之子的李獻可,本是李道傳的兒子。嘉定十年即1217年,李道傳“卒于赴果州途中,九江寓所,年四十八。”我們知道,李道傳有三個兒子,以李獻可為最小。黃榦為李道傳所撰寫的《知果州李兵部墓志銘》說:“三子:達可,國學進士;當可,少穎悟,莊重如成人,后君八閱月而夭;獻可,尚幼,以君命為伯父后。”(詳見:黃榦《勉齋集》卷38)那么,李道傳過世之時的1217年,李獻可年紀還小著呢。

顯然,在宋金對峙的中國大地上,三位李獻可之中,大金國李獻可最先出場,貴為皇親國戚,入個宮對他來說小菜一碟;南宋天才神童李獻可次之,不僅入過宮還寫了一首詩;過繼為李心傳之子的李獻可最小,看來是沒有什么機會入宮的。但是,三位李獻可都寫下了自己的傳奇,思來令人為之感慨。



關于絲路絲路網史版權聲明法律顧問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4-2011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瀏覽器瀏覽

閩ICP備11005983號

快乐飞艇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