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貨幣前面沒有“法定”二字!

李順亮

虛擬貨幣,是一群計算機極客在互聯網之上構想出來的虛擬世界的流通貨幣,并且通過復雜的電腦運算挖掘和交換使用。這些年來,隨著互聯網的普及與興盛,以比特幣為首的虛擬貨幣加速進入了大眾視野。

中華文明源遠流長,就連遣詞造句都自有它的道理。貨幣即是典型的一個例子。古時候,只有貝這樣相對稀罕而有價值的“貨”,才可以為幣。后來,金、銀、銅的貨幣地位,就是從中順延伸展而來。時空轉換,斗轉星移,歷史也隨之改變。進入到了紙幣時代之后,因為紙本身的價值,相對來說可以忽略不計。于是,有一定的機構為之作信用擔保,自然必不可少。當年,山西的票號可以通行全國,是因為有富甲天下的晉商為之背書。

現代國家的貨幣,前面必定加上兩個字——“法定”,也就是以國家為之作堅強的后盾。而今日橫行天下的比特幣,缺的恰恰就是“法定”這兩個字。至于是實體貨幣,還是虛擬貨幣,那都不是問題的關鍵。早在2013年12月,央行就下發《關于防范比特幣風險的通知》表示:雖然比特幣被稱為“貨幣”,但由于其不是由貨幣當局發行,不具有法償性與強制性等貨幣屬性,并不是真正意義的貨幣。

既然從性質上看,比特幣只是一種特定的虛擬商品,不具有與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應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那么為什么它又會一波接一波掀起不應該有的波瀾呢?無疑,這是在利用先進的數字技術,進行一種特殊的資本游戲。任何一種相對有限的商品,只要在市場上獲得一定程度的追捧,其價格必然會脫離原有的價值呈現上漲的趨勢,作為虛擬貨幣的比特幣也不例外,加上人為炒作推波助瀾之后,比特幣的市場風險與日俱增。

比特幣依據特定算法,通過大量的計算產生,與其他虛擬貨幣最大的不同,是其總數量非常有限,具有極強的稀缺性。但這種本來看似安全的難以復制的東西,卻給世界各國的金融體系帶來了巨大的不安全性。很快,鼓勵非法活動和擾亂金融秩序,就成了比特幣與生俱來的原罪。今年9月4日,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委發布了《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對它作了進一步的定性:所謂“虛擬貨幣”,本質上是一種未經批準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

代幣發行融資活動的本質屬性,決定其必然涉嫌非法發售代幣票券、非法發行證券以及非法集資、金融詐騙、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順應國家強化監管的趨勢,國內比特幣的大咖——“比特幣中國”網站,于9月27日中午12:00關閉了數字資產和人民幣充值功能,并于9月30日中午12:00停止所有交易業務。但是,遠離市場亂象,加強投資者教育,共同維護正常的金融秩序,依然任重而道遠。

這些年來,隨著終端的移動化和便攜性,從互聯網金融到虛擬貨幣等一波接一波的金融市場亂象,讓人有些眼花繚亂之感。在日益強大而又飛速發展的新技術面前,金融監管方式的相對滯后,無疑格外值得警醒。一般來說,新技術只有與資本結盟,才有機會尋求擴大自身影響,這種翻天復地變化所帶來的最終結果,必然要反映到金融上來。因為金融是源頭活水,沒有金融的支撐,新技術注定就是曇花一現、過眼云煙。互聯網時代,加強研究金融與新技術的關系,及早制定并出臺相應的規則,對市場風險做到心中有數、防患未然,都是造福百姓的應有之義。

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手頭有幾個小錢的廣大投資者,更要注意防患金融市場風險,對于游離于國家監管之外的各種“投機”,保持充分的警惕。五花八門以各種面目出現的所謂“投資”,本質就是擊鼓傳花的“投機”,幻想著鼓聲驟停之后,粘“花”的那個人一定不是我,只能是自欺欺人而已。游戲之中,粘“花”挨罰表演節目,或許還是輕松愉快的難忘時刻。但是現實之中,“投機”失敗的,走上的也許就是傾家蕩產甚至人財兩空的不歸路了。

技術從來都是一把“雙刃劍”,在虛擬世界面前瞪大眼睛,有助于看清在虛擬貨幣之上,究竟有沒有國家的“鋼印”!

三明日報2017年10月20日B2版


| 關于絲路 | 絲路網史 | 版權聲明 | 法律顧問 | 聯系我們 |
Copyright ? 2004-2017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瀏覽器瀏覽

閩ICP備11005983號

快乐飞艇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