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與太姥山

李順亮

“‘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但現代的公路不是走出來而是修出來的。”我是欣賞這句話的,不管是在太姥山上,還是在來去太姥山的路途中,路都給我以百般感慨。

太姥山54座山峰集中于海拔500至900多米之間,峰巒交錯、嶙峋峻峭,形成狹谷、峭壁、深淵,峰回路轉、曲徑通幽,有張有弛、另有情趣。“云橫斷壁千層險”是太姥奇峰的真實寫照。石階上上下下,令人腿腳發抖,因為太姥山的路是鑿出來的。在那懸崖峭壁之上,硬是鑿出了一條條的路。要走這樣的路,特別是向下行時,由于落差太大,就會讓恐高的人驚出一身冷汗。我們的團隊,也正是因此在懸崖之下歇了好久。在那通天的洞穴之中,緊逼人身窄小難容之地,居然也鑿出了路。但這樣的路行來實屬不易,只能是側身慢慢挪步向前。在景區入口處,叫賣小手電的聲音不絕于耳,讓我等初到太姥山的人頗感奇怪。而從太姥山下來的游客,就誰都知道這小手電的重要了。許多洞穴之中,昏暗有加,路小難行,忽高忽低,奇險之地,要是再遇上有些兒煙雨飄渺的天氣,小手電的作用可大了。

以前要去太姥山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閩道之難,天下無人不知。導游介紹說,有一次境內的高速公路不通,車子只好從福鼎市區走老路到太姥山,山路十八彎,雖然她們是當地人,這一回也是行來心有余悸。古時進出太姥山最佳的通道,看來是通過海路了。太姥山山腳下的聚落地名為秦嶼,嶼本就是一個與水直接相關的稱呼。太姥山還有一個雅稱“海上仙都”,登高眺海是其一大景觀,自然也可以走海路并經秦嶼而上太姥山了。福溫高速公路通車后,改變了寧德地區的陸路交通狀況,也改變了太姥山的旅游面貌。曾有泉州的旅行社老總對當地的媒體說:“交通對旅游業影響極大,福鼎太姥山是極好的例證。福州到溫州的高速公路未開通前,太姥山交通不便,泉州人去該地旅游的寥寥無幾,高速公路通車后,游客量翻了好幾番。” 太姥山的游客總數在高速公路通車后到底有怎樣的增長呢?據來自景區管理處的可靠消息說,旅客增長了8倍多。

經行高速公路,從太姥山到溫州只有一個半小時,到福州也就二、三個小時的路程。時空距離的大大縮短,使太姥山的游客得以大幅度增長。太姥山似乎成了溫州的后花園,周末來此度假的溫州一帶的人特別多,在景區里停車場里,看到最多的就是浙江車。這回,我們從三明到太姥山時,一路走高速公路也是舒適順利。可是回來時,就沒那么順了,原來從羅源往連江有段高速公路壞了,還在搶修。一出羅源城,我們的車就堵在了路上。要想繼續順著國道走的話,至少要在這兒堵上三、四個小時。還好同行的有一位福州通,我們很快調轉車頭,再進羅源城從鄉間小道繞到了連江,而這一繞就是二、三個小時。還好我們已經從太姥山下來了,不然游興早就在搖晃的鄉間小道上蕩然無存。

路之于旅游,其重要性是不證自明,畢竟是先有旅才有辦法游啊。



關于絲路絲路網史版權聲明法律顧問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4-2011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瀏覽器瀏覽

閩ICP備11005983號

快乐飞艇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