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警察來這個村來對了!”

本報記者 李順亮 本報將樂記者站 沙觀球

“我不回來,以后這里會空掉……”

人家花九牛二虎之力往城里調,可老教師黃斯廈卻從城里往鄉下調。進將樂縣城十幾年,沒想到50多歲了,自己終于下定了決心,申請回到當過校長的萬全鄉陽源村小學任教。

甘當別人眼里“有問題的”,自愿歸來的老校長,感動了村里的群眾,一個個在村部列隊歡迎。可是老校長卻說,自己之所以會回來,是被另一個人感動了。

這個人就是村里的第一書記,省公安廳派駐陽源村的蔡煥聲。

“二年級辦起來了!”

五年讀過6所小學,年少時跟隨父母一路奔波的蔡煥聲,有特殊的小學情結。第一回進村,他就往小學跑。2014年暑假結束,村里的15個孩子,要離開父母到鄉里寄宿讀書了。

剛上完一年級的孩子,就這樣“畢業”了。他特意買來新書包,發給了一個個不滿8周歲的“畢業生”。可當紅領巾系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刻,他流淚了。沒想到40多年過去了,眼前的孩子仍在重復著自己的故事。

隨后的日子,他發現這些孩子的父母,總有一方不得不放下農活,到鄉里專職照顧求學的孩子。而來回山路的交通隱患,也隨之而來。陽源是萬全最大的村,周邊幾個村連在一起,能不能多辦幾年級呢?

想法很好,可沒有老師愿意來。蔡煥聲聽到了村民嘴里的老校長,就多次登門拜訪。從寧德來到將樂,黃斯廈把青春奉獻給了這里,對陽源更是有著特有的感情。一來二往,老校長感動了,被蔡煥聲接回了村里。“二年級辦起來了!”消息迅速傳遍了山村。

小朋友的喜與樂,蔡煥聲最能明白。第一回,他就看到這所河邊的小學,居然沒有圍墻。他這位老警察的心,就懸了起來。這么小的孩子,玩起來沒邊,更何況還真為此出過事。他向單位領導匯報解決項目資金后,剛想把小學的圍墻修起來,村里就有人放言,要動他的東西,沒那么容易。

可是,那些地方不是這個人的。蔡煥聲轉念一想,自己第一回進村,就瞧見候車亭被人占著堆柴火。甘當村里人都反感的“釘子戶”,自然是有人的利益牽扯在里頭。而蔡煥聲也很快明白,因為原來村里的那個頭,長期只在縣城里“遙控”。

老警察用起了老辦法。緝毒警察出身的蔡煥聲,對付“壞人”自有一套。有正義感的村民,尤其是老黨員,成了他的“眼線”。幾番走動下來,他對村里的情況了如指掌。以前,連選舉都有人搶票箱,看來不先樹正氣,自己肯定寸步難行。

有了群眾幫忙,各種線索,一舉一動,每次都會以最快的速度,傳到他的耳朵里。就這樣,很快“壞人”上山作案時,被他這個老警察逮了個現行。多番用心幫教之后,“壞人”洗心革面了。

這一治不得了,治出了新局面,村里小學的圍墻修成了,候車亭也遮風避雨候起了車……正氣一揚,正能量開始在村里傳播。而每回福州,給村里的孩子張羅學習用品,仍是他的常事。

“要發展跟著村兩委好好干。”

其實,蔡煥聲是陰差陽錯來到這個村的,和廳里另一位下派駐村干部換了一個地。

“作為一名黨員,要服從組織決定,不能打退堂鼓。”將錯就錯!1962年出生的他,成了省里下派三明駐村第一書記中年紀最大的一位。他把老父親“支”到了遠在南京的妹妹家。只不過,老父親更是被他的堅持氣走的。

原來,他的父親一輩子與農業氣象打交道,和我省農業戰線上的專家都是老交情。更巧的是,他的父親當年曾經在尤溪湯川基地工作過十多年,對三明有特殊的感情。這回,聽說兒子要去三明駐村幫助農民,不僅全力支持,而且拉起當年那批老伙伴,準備跟著蔡煥聲大干一場。

可是,最后一刻蔡煥聲派駐的,并不是隔壁縣那個良田成片的村,而是將樂、泰寧、明溪三縣交界之地、社會情況相對復雜的陽源。一身好“本領”,有勁沒地使,老父親氣不打一處來。可是,蔡煥聲卻選擇了接受,駐村去哪都是去。

但是,這一去,蔡煥聲自己也傻了眼。第一回到鄉進村,借道泰寧繞了半天,才繞到了村里。要進縣城,也是這樣繞道,來回一次,就是兩三百公里。一打聽,原來縣里要“鎮鎮通干線”,“南萬線”公路改建工程一時半回好不了。

這里的群眾過一兩年出行方便了,可這一會他就難了。而這其實還不算什么,更令他難受的事,還一件一件等著他。村里人的“脾氣”不小,有一回,連進村辦事的鄉一把手,都被來了一個“下馬威”。

“老警察來這個村來對了!”突然間,他明白了組織意圖,老警察有辦法對付歪風邪氣。“要發展跟著村兩委好好干。”情是情,理是理,法是法……要作對,哪有警察怕壞人呢?

村兩委在村里開會,難得恢復了正常;記分制,第一次讓村干部曬起了每月服務村民賬;民主集中,第一次真正大家說了算。“開會如果沒東西講,自己沒面子。”這是村干部的感嘆。班子政治強的優勢出來后,一個個爭著做事:修橋欄,裝路燈,建慈善幸福院……

原來村里最難的換屆,也很快順利完成。

“第一次聽說這種倒計時……”

“一條心”之后,發展的事就得好好琢磨了。

扶貧先扶志!蔡煥聲決定讓老在村里打拼的“泥腿子”,先外出開開眼界。恰巧,有位全國知名農業專家到我省給駐村第一書記授課。蔡煥聲一再虛心請教,最后感動了專家:“你們去,合作社社長接待你們!”浙江嘉興專業村的請教之旅成行了。

要種農民都會,但是銷哪里?村里的香芋品質好,村民自夸是“手機中的戰斗機”。2014年國慶前,福州“三坊七巷”農產品展銷會,陽源香芋剛露了個“小臉”,一家酒樓老板的訂單就來了。可是,村里的種植大戶哪想到,轉眼第二年這個老板聯系不上了。

于是,賣香芋,從此成了蔡煥聲的心事。芋農成了蔡煥聲的“親戚”,住進了他在福州的家,在省城賣起了香芋。一傳十,十傳百,陽源香芋不僅在省公安廳和一些單位食堂,而且在福州街頭火了一把。

“你幫忙推薦,我就送貨上門。”為了賣香芋,蔡煥聲開啟了微信營銷模式。在福州,只要有人買并順手在手機里幫個忙,開車二十來公里給人送香芋,成了他的家常事。

春節長假期間,蔡煥聲發現,一個品牌農家樂的幾個門店生意紅火,馬上輾轉聯系到了負責人,反映陽源香芋遭受冰災,地里還有十幾噸香芋滯銷。結果,新聞媒體聽說后也來幫忙,愛心義賣活動的次日,一整車香芋銷光了。

在福州工作的將樂老鄉擂茶群,也伸出了援手。“他們代表將樂人民感謝我,我代表陽源村民感謝他們。”蔡煥聲感動了別人,也被人感動著。可是,如果要再大規模種植,銷售就會是一個更大的問題。他帶著村里田源合作社社長,跑到了海峽蔬菜批發市場,找到了專管市場的負責人。

“我一年才到將樂兩次,你怎么知道?”這位負責人驚訝地發現,蔡煥聲知道他是將樂女婿。“種什么好我不知道。不過,我可以聯系大型連鎖超市的10年合作伙伴,幫你們村把把脈。他是這里的大戶,一年銷售額1億多元。”

就這樣,一處即將開業的批發市場里位置上佳的兩個店面,被田源合作社預訂了。今年開春,蔡煥聲又忙了起來。他拉來妻子在村里過了年,并且想著香芋之外的更多致富項目。

“南萬線”公路改建工程已經好了,穿村而過的普通國省干線公路聯六線又將開工。交通好了,可以干更多事。將樂農業龍頭企業“綠景農”的種糧訂單、福州和南京兩地牛排餐飲連鎖企業的肉牛供應……這些都成了蔡煥聲和村民的新話題。

事關群眾的大事小事,有心人自然做不完。村里有人著手養牛了,但種糧訂單還沒有著落……明年駐村就要到期了,算著自己的倒計時,“三年不夠用”,這是蔡煥聲的感嘆。而他還盼著87歲的老父親能解開心結,與他的老搭檔來村里看一看。

“第一次聽說這種倒計時……”春日山鄉暖,蔡煥聲自己也被大伙樂笑了。

三明日報2016年3月27日A1版


| 關于絲路 | 絲路網史 | 版權聲明 | 法律顧問 | 聯系我們 |
Copyright ? 2004-2017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瀏覽器瀏覽

閩ICP備11005983號

快乐飞艇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