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偏遠鄉村教師的愛心旅程……

本報記者 李順亮

成功捐獻之后熊自招老師臉上露出了微笑。

“捐給別人?那很光榮!”

和著2017年新年的鐘聲,鄉村教師熊自招的愛心故事,在偏遠的建寧縣伊家鄉不脛而走。在鄉里村間百姓的議論聲中,他所帶一年(1)班的24位學生,漸漸知道了自己的班主任年前有事長時間外出的真相。

從2016年12月25日,熊自招老師啟程趕到福州,到12月30日回到建寧。這位來自最基層第一線的偏遠鄉村教師,上演了一場完美的愛心旅程,成為我市教育系統第一位造血干細胞捐獻者。

至此,我市的造血干細胞捐獻者,達到了10位。

不打自招

“我叫熊自招,不打自招……”這是他在去年“鄉村·中國夢”選拔現場的開場白。

其實,他真的是在不打自招。選拔是在縣里進行的,因為需要展示才藝,學校的老師都推薦會寫一手好字的他,去試上一試。而他在現場表演寫字之前,還有幾句心理話想和大家說。

獻血的點點滴滴,在輕松的氣氛下自然而然地脫口而出。那是上個世紀90年代末期,在讀寧化師范學校的時候,有一次聽說獻血車要來學校,可為此高興過的他,最終沒有盼來。但“獻血”這兩個字,倒是印在他腦海里了。

后來,回到家鄉建寧執教多年,已經有了孩子的他,遇上了一件開心事。久居鄉村的一家,難得有一回來到縣城,原本只是想讓女兒開個眼界,往縣體育館里看回動物展覽。可是,之后的閑逛,反倒讓他更激動。

“哇,這么多年今天終于可以獻血了!”原來,在人多熱鬧處,熊老師看到了愛心獻血車。填表、驗血、獻血……他毫不猶豫地做起自己多年之前就想做的事。這一天,他記得一清二楚:2012年11月24日。

此后,每次一收到愛心獻血車來建寧的信息,熊老師都會抽空從鄉下趕往縣城獻血。直到2015年7月10日,在他愛心獻血的時候,工作人員多問了一句:您是否愿意加入中國造血干細胞捐獻者資料庫?

簡單地了解捐獻造血干細胞是什么之后,他毫不猶豫地爽快答應了。很巧,福建省造血干細胞捐獻者資料庫管理中心一份編號為0067433的的榮譽證書剛剛到手,他就來到了選拔現場。于是,他順便把這張“紙”作了一下展示。

“如果需要,也會毫不猶豫地去捐獻。對我、對大家都有意義、有所啟發,只要人人都獻出一份愛,社會就會更加安定、更加團結、更加和諧。”選拔現場這段話,至今聽起來仍是那樣的自然。

他的這次選拔過程,被組織方拍成視頻送到了北京。公益組織最后決定,讓他作為鄉村教師的代表,前往北京參加“鄉村·中國夢”素質拓展活動。第一次坐上遠行的火車,可有座位的他,入夜后卻站了后半程。他讓座了。

后來,那次選拔視頻給了向來默默無聞的熊老師另外一份驚喜。有人告訴他,網上居然可以看到他。熊自招一查,果真如此。

叫啥干啥

因為人家的愛心公益,熊自招有幸第一次到了祖國的首都——北京。這是熊老師曾經到過的最遠的地方。而這回到福州,居然也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只不過是因為他自己的愛心捐獻。

出遠門對于熊老師,一向是件稀罕事。捐獻造血干細胞的時間,并不是他能夠選擇的。一次成功的對接并不容易,需要捐獻者與患者共同做好準備。這一邊的捐獻者不能太早捐獻,也不能太遲捐獻。一切都要視那一頭醫院患者的情況來決定。

工作以來的18個年頭,熊老師都是所在學校里那個叫啥干啥的熊老師。原本就讀師范,他選的是“自然”科目,可偏門的“自然”沒有幾個人選,他毫無怨言地去學了體育。而鄉村小學,哪里有辦法分清這科老師那門老師。這不,上學期他教的是一年級數學,這學期他又教一年級語文了。

在上課期間,作為老師,還是班主任,無緣無故長時間外出,肯定不行。熊老師心里倒是想,要是可以的話,最好能夠邊打動員劑,邊給孩子們上課。可是,捐獻造血干細胞是個來不得半點馬虎的事。

編號6162的捐獻造血干細胞榮譽證書。

畢竟,造血干細胞是“生命的種子”!而在捐獻的最后階段,對方患者的白細胞會被降到接近為零,等著捐獻者的新鮮造血干細胞。那也意味著,此時患者對病菌,完全散失了抵抗能力。如果捐獻造血干細胞一有風吹草動,對于患者來說都是致命的。

熊自招畢竟是老師,知道事關重大。而縣教育局、伊家中心小學都全力支持,學校里的老師更是主動幫他把活頂上。第一回去省城,熊老師只到了兩個地方。剛到福州當天,去了三坊七巷。而鼓山,是他表哥無意中知道他來,特意帶他去的。

老老實實在省腫瘤醫院當他的“病人”,目的就是為了順利完成造血干細胞捐獻。各種抽血檢驗、每天注射“動員”……愛心的旅程,其實對任何一個捐獻者來說,都更是一次靈魂的洗禮。

作為市無償獻血志愿者協會會員,熊自招已經累計獻血2800毫升。從獻血到捐獻造血干細胞,對熊老師來說早都是以平常心來看待的事。可這回,他覺得奇怪,自己天天興奮睡不著。

后來發現,這是熊老師太少出門造成的:認床!

心有牽掛

愛心總是有緣。

在偏遠的均口鎮半寮小學干了兩年之后,熊自招調回了伊家鄉,又是在偏遠的小學一直干到全部撤并,才來到了中心小學。身材瘦小的他,向來是學生眼中的好老師和“大哥哥”。有一回,正在認真擦窗戶的他,隨口答了一聲學生“要擦黑板”。結果,當晚他重出了一次黑板報。

伊家鄉東風村大演自然村是他的老家。熊老師深愛著這片土地,是這里的鄉里鄉親給了他第二次生命。1979年出生的他,兩周歲就遇上了火災,是趕來救火的一位好心人把他救了。如今,一直找不到恩人,是他的遺憾。

沒想到,這回自己救了人家。人類白細胞抗原即HLA,是決定排斥反應的關鍵。低分辨檢測的是HLA的三個位點,而高分辨則要檢測五個位點。能夠找到一份“命中注定”相合的造血干細胞,并且配型成功的概率,至少是以十萬分之一來計算。

可熊老師加入骨髓庫的一年之后,就低分辨配型成功。三個多月之后,又高分辨配型成功。此后,僅隔一個多月時間,就在2016年12月29日成功實現了造血干細胞捐獻。速度之快,堪稱造血干細胞捐獻中的奇跡。

雙臂入針引血,體外循環分離……躺在了造血干細胞采集室里,血液在體外循環了30次之后,造血干細胞采集停止了。經過三個多小時的努力,成功捐獻的熊老師,起來之后第一句話,就是與趕飛機送造血干細胞的北京護士說:“代我與小朋友說,健康成長!”

“您的這一人道善舉使患者獲得了重生。”捐獻造血干細胞榮譽證書,是沉甸甸的。“真得很幸運,一輩子都難得……”熊老師一直感慨,并且一再感謝為他成功捐獻付出努力的所有人。

“‘自’是熊氏家族的輩分。而‘招’,則是招財進寶的招。那是爺爺過世時,墓碑之上刻下的名字。于是,還沒有出生,名字就取好了……”總是言辭開朗的熊老師,卻在讀完北京護士帶來的患者母親感謝信之后沉默了。

孩子媽媽的來信情真意切。

第二天,一路送他回家的市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劉歲美和縣里的副縣長孫元玲,反復交待他要多注意休息。縣教育局和縣紅十字會也商量著落實這件事。可熊老師總是心有牽掛:“下午還是要去學校。”

當天下午,熊自招果然出現在課堂上。而此時,他的摩托車仍靜靜地停在建寧縣北動車站外。其實,他是獨自騎了一個小時的摩托車之后,才踏上此前的愛心之旅……

三明日報2017年1月6日B1版


| 關于絲路 | 絲路網史 | 版權聲明 | 法律顧問 | 聯系我們 |
Copyright ? 2004-2017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瀏覽器瀏覽

閩ICP備11005983號

快乐飞艇福彩